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皇后今天肯回宫了吗 > 是不是做多了才有感觉 - m字腿麦当劳迅雷
    宋宁怀疑自己失忆前是不是把他给绿过,不然他干啥这样草木皆兵呢?都不让他单独出门。

    她越来越觉得肯定把他给绿过。

    说是夫妻,躺一张床上,可是从来不碰她。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他不举。

    他不举,那她十有八九会去找野男人,没准就是被萧远捉奸打伤了头划破了脸……

    一定是她绿过萧远。

    可是这样的话,萧远不把她休了反而无时不刻的黏着她,这也太奇葩了吧。

    在康家呆久了,宋宁就跟康家的人熟了起来。

    康以洋的夫人总说没见过这么离不开妻子的男人,宋宁真是好福气。

    宋宁听多了也觉得,可能萧远是真不错,但她挺不适应,这种福气谁有谁知道。

    这一天,萧远被灌多了酒,康以洋让人把他扛回屋子里去,却留了宋宁说话。

    “你知道他的身份吗?”

    宋宁道:“萧远?”

    康以洋笑着说:“你知道户部尚书萧跃林吗?”

    宋宁好像听过,但没什么印象。

    “萧远不会是尚书大人遗落在外的儿子吧?”

    康以洋摇头,“不,他是尚书大人的嫡子,也是独子。”

    宋宁惊了惊。

    萧远这家伙后台这么硬,怪不得康以洋这样的人物都以礼待他,可是……他爹是尚书,他干嘛不带她回金陵城去尚书府里享福呢?

    “萧远回不去金陵城的,”康以洋解答了她的困惑,“因为皇上不允许,他回去就是送死。”

    宋宁内心颤抖,“他得罪了皇帝?”

    天呐,她这是嫁了个什么危险的人,得想办法离开他了,哪天一不小心被株连了岂不是很冤枉。

    “可以这么说。”

    “他犯了什么事?”

    康以洋意味深长的笑笑,“你说呢,他要是真犯了什么事,还能活到现在?只不过是那皇帝刻意刁难他罢了。”

    “皇上为什么刁难他?”

    “因为,失踪的皇后,曾是萧远的妻子。”

    宋宁一下子明白过来。

    有这层关系皇上是该看萧远不得劲了,皇上有多不过皇上也真是缺德,抢了人媳妇还不让人好过。

    权力这东西可真好使。

    “萧远没与你同过房,是不是?”

    这种私密的事他也问,萧远连这话都跟他说吗,宋宁红了耳根。

    康以洋说:“他当然不能跟你同房,皇帝把他阉了,他现在就是个太监。”

    宋宁一怔,整个人冻了下。

    皇上竟然这样心狠手辣么,他好歹也是尚书大人的儿子,他只是被抢了媳妇。

    萧远真可怜。

    康以洋说:“宋宁,你想知道你是什么人么?”

    “你其实不姓宋,你姓朱,你家在禹州富甲一方,可惜全家上了断头台,只有你一人身还。”

    宋宁每听他说一句话,心中跳一下,“为什么上了断头台?”

    “因为朱家同康丞相交好,皇帝新登基时,丞相不太恭谨,皇帝为了削势,拔了丞相不少羽翼,朱家就是其中之一。”

    宋宁没有关于朱家的记忆,此刻也没有丧亲之痛灭门之仇的恨,她想到另一处,“那你这个丞相侄儿?”

    康以洋笑笑,“不反抗的话,被一锅端是早晚的事。”

    宋宁垂下眼眸,脸色沉重,对方是皇帝,她又能怎么办呢?

    “这个皇帝残暴不仁,我们要反抗只能指望祈元朝外的势力。”

    宋宁睁大了眼,“你要叛国?!”

    康以洋点头。

    宋宁摇头,“不行,好好的为什么要叛国,就算皇帝私事上对待萧远过于毒辣,铲除异己的行为也很过分,可是百姓都说皇帝还行,现在也算国泰民安,战乱也会让生灵涂炭……”

    “皇帝私德如此,对待天下又如何?”康以洋声音渐冷,“宋宁,如今是我康家在保着你,保着萧远,一旦康家覆灭,你和萧远的下场又如何?”

    宋宁沉默。

    康以洋叹息道:“其他的事我们都会办的,只是皇帝身边恰如铜墙铁壁,一个苍蝇都不能近身,我们需要一个耳目接近皇帝,博取他的信任。”

    宋宁缓缓反应过来,“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康以洋笑意深邃。

    “非你不可。”

    “我做不到。”

    “只有你做得到,”康以洋笑着说。

    -

    两年后。

    康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萧远被人从屋里拽了出去,被迫跪在外头的青石地上。

    岐州地上,从来没有人敢跟康家过不去,怎会有人带着官兵来揍萧远呢?

    宋宁躲一边瞧着,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那位官兵簇拥下的男子身形修长,银缎剑袖锦衣华服,容貌生得比萧远还要俊美,可是眉目间却极冷。

    宋宁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皇帝长这样,确实挺好看的,只是这么好看的人心眼却坏。

    他身边的女护卫一脚踹在萧远背上。

    “说不说!”

    萧远被踹趴在地上,很快又把上半身直起来,他面对这位男子,毫无怯意,反而语气有些怠慢轻蔑。

    “那一日我身受重伤,被送去长公主府里还昏迷了两日,她人怎么不见的,我如何知道。”

    萧远突然笑了,“想必是被你的残暴伤透了心,又或者是去找秦承泽了吧。”

    秀月又一耳光下去。

    “还嘴硬?那日有人瞧见司覃然跟皇后碰了面,是不是司覃然把皇后带出了宫:”

    萧远道:“我同司覃然不熟,他一个羽国三皇子,做什么事会跟我交代?你们怀疑他就去找他,找我有什么用。再说了,司覃然打得过皇后吗,要出宫也还是皇后自己要出宫。”

    男子逼近他两步,嗓音嘶冷。

    “你继续装傻,朕可以让你今日丧母,明日丧父。”

    这个自称没有错了,他就是皇帝。

    宋宁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果然,康以洋说的是真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她没在管院里发生的事,赶紧去屋里收拾了包袱,把能带的值钱的东西都带上。

    等皇帝在簇拥下走出康家大门,宋宁冲了上去,跪倒在皇帝脚边。

    “求圣上救救民女!”

    这声音入耳,傅景翊猛地转眸,看向跪在脚边的女子。

    这声音……

    他伸手过去,想看她的脸,女子自己抬起头来。

    “民女在这岐州城中冒受欺辱,求皇上高抬贵手,助民女出城!”

    是一张全然陌生的脸。

    傅景翊的心兀然凉透了,收回目光没有搭理,抬步踏上马车。

    宋宁心想完了。

    果然,萧远追了出来,拽着她就往里头去。

    宋宁挣了两下。

    萧远一巴掌甩在她脸上,狰目欲裂,声音发颤狠厉,“跟我回去!”


  

  

http://www.tuofa.org/142_142819/429839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