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书之作精女配求存实录 > 女高中生雯雯日记,海贼女帝被海军,小贱人要不要再快点 - 浇汁鸡蛋羹的做法大全
    躺在床上的宋尖尖,脸色苍白,双眼紧闭,如睡在水晶棺木中的天使少女,五官精致如画,就像是上帝最骄傲的艺术品,无一不是最完美的,容颜美得不像话,同时也让人不自觉的放轻动作,生怕会把她惊醒。

    他一边给宋尖尖将纱布取下,一边语气肃穆道,“我看宋尖尖她是不打算要她这条腿了,连脓水都出来了,再这么下去,她别说跳舞了,连走路都是痴心妄想。”

    轻描淡写的语气,不像是故意挖苦宋尖尖,口吻中带着那种几分连他自己都未曾觉察的心疼,他只怕是真的将宋尖尖当作妹妹看待了,而他自己显然还未曾察觉。

    陆行还是很明白陆瑞的性子,他这句话并不是真的在生气,隐隐中还透露着对宋尖尖的不敢置信,或许是因为在他的心中,宋尖尖不可能会做到这种份上!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陆瑞这句话较轻,像是在自言自语,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宋尖尖,亦或者是一语双关了?

    虽然心里有些气宋尖尖这样不珍惜自己的身体,但秉持着医生的原则,陆二少手上的动作还是极轻极轻的。

    陆行蓦地问,,“医生说她的情况怎么样?”

    “伤口恶化感染引起的发烧,估计我们在那看她表演的事情,已经有点那现象了!耽误了这么久,没被烧成傻子,就算她福大命大。”陆瑞动作干净利落,娴熟的像是练过几百遍。

    看似在讥讽宋尖尖,其实他话中隐隐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无奈,眼底更是溢出了一抹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心疼与敬佩。

    “发烧?“陆行目光渐深,低声呢喃,眸子渐渐变得幽暗。

    “能不发烧吗?我刚才问了她的经纪人,导演们说这傻子为了练舞,连续两天没怎么休息,一练就练到凌晨一两点,她的伤口又不是在其他的地方,哪经得起她这样折腾?伤口都已经恶化到化脓了,要不是刚好到今天舞台表演被送了回去,只怕,她现在还不知道要坚持到什么时候?真是!”

    不要命了!

    “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才好,以前也没见她这么拼命过啊?”

    陆瑞微眯了眯眼,宋尖尖那伤口着实看得人触目惊心,他轻叹—声,“难道说她就那么喜欢跳舞?”

    以至于连那样的疼痛都可以咬牙忍下来?

    就只为了一个不到几分钟的舞台表演,值得吗?

    “哥,有时候我真觉得现在的宋尖尖十分的陌生,不像我们记忆里的宋尖尖,要不是因为现在是科学社会,我真想掰开她的脑袋,看看她的身体里是不是住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灵魂?”陆二少的智商还是很在线的。口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指的就是像陆行陆瑞这种情况,他们对宋尖尖的毫无感情,所以可以公正的站在旁观者的位置,更好的看清楚以前的宋尖尖与现在的宋尖尖差别在哪里?

    他无语,““手段有些血腥了。

    陆行没有答话,清冷的浅色系眸子,盯着似乎很痛苦,即使在发烧时,依旧紧蹙着眉头的宋尖尖若有所思。

    好半晌,病房里陷入一阵怪异的静谧,气氛有些说不出来的沉重。

    他蓦地问,“伤口严重吗?”

    陆瑞终于将宋尖尖那让人看了都不自觉心惊肉跳的伤口处理好了,带着几分轻松地叹气道,“能不严重吗?看来又得在这里住几天了,陆扬明天的航班,大哥我这边可能到时候走不开,就拜托你了。”

    陆行轻颔首,没有说话。

    陆扬这一次的比赛终于落下序幕了,个人赛拿了银牌,他也用实力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一跃成为国家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男篮队长,只可惜团体赛排名第四,就差一分,与铜牌擦肩而过。

    “哥,你先看着她,我去取点药回来。”

    “嗯。“陆行今天的情绪有些莫名,陆瑞摸不着头脑,想不通他家大哥为什么今天怪怪的?歪着头想了一会,还是没想明白,最后拿着东西出去了。

    病房里只剩下陆行两人,宋尖尖幽幽转醒时,脑子里还是一团乱糟糟的,耳鸣声有些严重,就像是滴滴滴的机器声,一直在她的耳朵里响着,搅得人心烦意乱。

    她漂亮的眼瞳盯看天花板的灯光看了一会,动作僵硬的慢慢转头,这才发现,周围一片白色,后知后觉的呢喃道,“是医院啊。”

    “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发烧了。“陆行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没有正面回答她之前的问题。

    宋尖尖恍恍惚惚的慢慢想起,当时她在车上的时候,好像是…接到了大哥的电话?

    就在她努力回想,自己当时和陆行的对话,陆行蓦地走到床边,那样居高临下的姿势,衬得他越发的高贵不可攀,如站在云端上睥睨天下的天神,可望不可即。

    宋尖尖还在发烧,眼皮子时不时的往下掉,像是随时可能要粘起来的疲惫,漂亮绝美的侧颜似乎都因为头顶的灯光晕染上了一层朦胧之色。

    她见陆行突如其来的动作,漂亮好看的杏眼,一怔不怔的抬眸望着面前的陆行,眸子里隐约透出几分不解?

    “你到底是谁?”陆行薄唇轻启,“来这里是什么目的?”

    这一刻,陆行似乎是从迷雾中走出来的神祇,目光冷静的让人心惊。

    宋尖尖脑子有些浑浑噩噩,生病导致她的反应都慢了一节拍,分不清楚现实还是梦境,她没有接收到陆行身上的危险气息,恍惚的回,“我是宋尖尖。”

    “宋尖尖不是你这样的性子。”陆行冷静的驳回她的话。

    一个人就算是清醒了,要改变,那也需要一段时间,而不是像她那样,在闹了两天绝食后,突然变了。

    变得陌生,又…

    这种情况下,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她从灵魂里就换了个人。

    “我就是宋尖尖宋尖尖的眼皮子渐渐地全部合上了,巨大的疲惫感如潮水般不可阻挡的朝她席卷来,她像是忽然被人切断了电路,脑子里只剩下了空白。

    昏昏沉沉的意识糊涂,她根本没意识到陆行话中的深意?

    少女惨白的漂亮容颜,令人不自觉地心软。

    “院长妈妈…”宋尖尖紧闭着的双眼,睫毛微颤,像是陷入什么梦魇中,不停地摇晃着脑袋,似乎想要挣脱开钳制。

    陆行微眯了眯眼,院长....妈妈?你到底是谁?

    陆行浅色系的琉璃眸子将躺在床上睡着的宋尖尖清晰的映入眼帘,眼瞳深沉的颜色泛着无声的幽暗,如一个望不到底的黑洞。

    毫无征兆的俯下身,他纤长白皙的漂亮手指悄无声息的覆上了宋尖尖雪白精致的眉眼上。

    “没有动过刀子。”

    —模一样的脸,如果不是整容,那就证明这确实是宋尖尖的身体,那里面是否就像电视剧中演绎的那样,早已经装入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灵魂?0

    “好疼,”床上的少女脸色苍白,呢喃声不断,断断续续,模糊不清,让人有些听不清她的话。

    哒哒哒。

    陆行在听到脚步快速靠近门口,猛地收回手指,眸子深沉,蓦然转身,走到了落地窗前,不发一言的背对着病床,目光冷冽幽深的望着外面如星空般耀眼夺目,星光如流水在无声走动的城市,

    寂静沉默的气氛,压抑的似乎有些可怕,好像有什么东西既然要爆发。

    无人看到男人眸底聚拢的暗色,更无人发现他此时身上的煞气,如同包裹着一层层看不清,无形的黑雾。

    病房里的温度,似乎都随着他的情绪变化,而变得冷礙。

    陆瑞火急火燎的赶过来,走路如一阵风,眉眼肃穆,可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他忙叮嘱道,“大哥,外面忽然来了个急诊病人,我临时要上手术台帮忙,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术能够结束,你先照看她一会,要是她烧的太厉害了,你就按床头铃,会有护士来看的!”

    “嗯。“陆行幽幽转身,目光停留在宋尖尖静谧美好的睡颜上。

    同一时间,节目组那些女学员随着第二次公演舞台,激动万分的心久久难以平静。

    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聊八卦,和这一次表演的心得。

    其中大多数的话题都是围绕着宋尖尖转,谁让她备受关注,已经成为了节目学员中的话题人物。

    “今天宋尖尖的表现确实太厉害了,我当时在后面屏幕上都只看得到她一个人了,难怪她的投票数成了最高的,要是我受了伤,只怕很难做到像她那样,不仅回来了,还强忍着这么大的练习难度,跟上队伍。”

    茶水间外,拿着水瓶过来装水的林笑笑目光渐渐变得阴鸯冷厉。

    “其实,之前谁谁谁的话很有道理,林笑笑只适合跳舞,她不是适合c位,你看,现在方方面面的被人碾压了吧?都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现在被打脸了吧?”

    人都是这样,当着面恨不得夸上天,背地里其实也是恨不得将对方贬低到尘埃里,似乎这样就能从中找到优越。


  

  

http://www.tuofa.org/142_142548/429808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