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青衫誓 > 生吃蒜头味道受不了 - 好听的女喘语音2分钟
    “停停停,我知道你知道大宋律法,可是这是酒楼,并不是大街。而且,我也就是要你小小地将他打得下不来床而已。”

    打得下不来床而已……而已?

    什么仇什么怨呐?

    杜青衫没问那么多,而是重重地将衣摆一撩:“好吧,我就帮你这个忙!”

    他正要朝林七走去之时,小逸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一脸气愤:“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杜青衫停下脚步,静听她们二人谈话。

    宋归尘淡定问:“孟楼长允许我们出去,但韩松要求让林七跟着我们对不对?”

    “对!这个韩松,真是气死我了,说什么我们两个小姑娘跟着一个外人出去不安全,要林七跟着保护我们。”

    小逸攥紧拳头,气愤难当,说话的声音都不由得拔高了。

    “我可去他大爷的,我孟逸什么时候需要那个小白脸来保护了!小尘,你等着,我这就去将林七打残,让他下不来床,看他还怎么监视你!”

    周围的食客一脸诧异地朝这边看来,林七捧着托盘瑟瑟发抖。

    宋归尘连忙捂住小逸的嘴:“小声点。”

    “噢,我说呢,你要我教训那酒保,原来是这么回事。”杜青衫大致也听出了个所以然,“韩松不是丰乐楼的采办么,他为什么要限制你出入丰乐楼?”

    “哎!说来话就长了。”宋归尘压低声音,“林七跟在我身后一日,我就一日不能和你说出真相,怎么样,你想不想知道真相?”

    杜青衫愣道:“不想。”

    给点面子好吗?宋归尘跳起来敲了一下他的额头:“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好奇心!”

    小逸跳了出来,双手叉腰:“不用他帮忙,我一个人就可以撂翻那个小白脸!”

    宋归尘却是听也不听她的话,只巴巴儿地看着杜青衫:“杜大哥,怎么样,你报答我的时候来了,那个林七就算是打折他的一条腿,我估摸着过不了几日,他就养好了。”

    杜青衫好笑,看向远处忙着招待食客的林七。

    林七一身布衣,托盘中满满当当地放满了酒菜,然而他却得心应手地穿梭在不同的食客之间,托盘上的酒菜丝毫不动。

    杜青衫暗道:这是个高手啊。

    随即又看向假意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宋归尘,小姑娘好不容易装出这幅小姑娘家的样子哀求自己,实在是不忍拒绝。

    杜青衫轻笑一声:“反正,你只要甩掉他就好了,是吗?”

    宋归尘忙点头,嘴里的“对”字还没说出声,就被杜青衫一把搂住腰,几个旋身,从西面临湖的窗中飞了出去,借了湖边柳树的力,又是一个飞身,跳进了湖中一艘小船之上。

    剩在原地的小逸惊得张大了嘴,一愣一愣地看着他们二人远去的背影,龇牙咧嘴地对跑上前来的林七道:“哎呀,这不是林七嘛,小尘的朋友等不及带她泛舟去了,怎么样,你要飞出去追吗?”

    林七一语不发,放下托盘往丰乐楼内院走去。

    小逸冷哼道:“又去报告韩松,真是个忠心的小白脸!”

    骂完林七,她将头歪出窗户,看了看湖边那颗迎风招展的柳枝,惊叹道:“想不到,这个哥哥武艺这么厉害!我要拜他为师!”

    随即又忍不住地感叹:“小尘真是吃了狗屎运了,竟然是杜郎君的童养媳。”

    吃了狗屎运的“童养媳”宋归尘此刻正扶着自己的小心肝,趴在船边,苦大仇深地看着杜青衫:“我说,你要起飞可以,但你事先说一声啊!将我吓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你这么胆小的么,我可没发现。”

    “我——”宋归尘没法子,挨着杜青衫坐了下来,“算了,好歹你也确实帮我甩掉了林七,就不和你计较了。”

    杜青衫这才问道:“你做什么了,韩松要派人监视你?”

    宋归尘看了一眼船尾头戴斗笠、一身蓑衣的船夫,杜青衫道:“没事,他是武叔,自己人。”

    自己人?

    宋归尘不由得一暖,杜青衫为了带自己游湖,还真是准备周全。

    “不错嘛,连船都事先准备好了,你这是有备而来啊。”

    “当然,要带小尘游湖嘛,不准备好怎么行。”

    宋归尘一脸惊恐:“你不会对我有所图谋吧?”

    杜青衫白了她一眼:“图你啥?图你没钱没势没姿色,还是图你人矮胸小不洗澡?”

    “我——”他大爷的!

    、宋归尘将后面几个字咽进肚子,带上假笑,“杜青衫你个小兔崽子是活腻了吗,这种话都敢当着我的面讲!”

    “我确实活腻了呀。”

    “你。”见他又是初见时那样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宋归尘心一软,眨眼道,“你可以图我手艺好,饭菜香。”

    杜青衫失笑道:“不错,不错,图小尘手艺好,做的饭菜香。”

    宋归尘这才正色将这段时间在丰乐楼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和杜青衫讲了。

    又从怀里拿出那颗乳黄色珠子:“诺,就是它,段忆安因为它大概已经被韩松折磨致死了,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这么重要?”

    杜青衫接过珠子,肃然打量了片刻。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蠲忿犀。”

    “捐粪兮?”宋归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字,捐什么粪?”

    杜青衫像看智障一样地扫了宋归尘一眼:“蠲是‘蠲浊而流清’的蠲,忿是‘忿忿不平’的忿,蠲忿就是平息愤怒的意思。

    蠲忿犀是昔日南诏进奉给唐朝皇帝的宝物,听说是由犀骨制成,永不朽烂,佩戴能使人心平气和,消除愤怒。”

    宋归尘似懂非懂:“这样啊。”

    怪不得总感觉拿着这颗珠子,有种莫名的心安感呢。

    “你说段忆安刺杀韩松,就是为了去偷这颗蠲忿犀?”

    “对呀,韩松几次三番想杀我,也是为了它。”

    杜青衫拿着珠子,若有所思:“韩松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采办,身上怎么会有蠲忿犀呢?”

    “这珠子看着也没什么宝贵的嘛。”

    “蠲忿犀当年与九鸾钗齐名,两样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唐亡之后就再没有听到过消息,据说是被用做了同昌公主的殉葬物品。”

    “价值连城?”宋归尘半信半疑,拿过珠子往空中一扔,又接回手中,“这蠲忿犀的价值在哪里?我怎么瞧不出来。”

    杜青衫道:“自古以来,物以稀为贵。这蠲忿犀产自云南,据说天底下只有两颗,原是六诏用来联盟的信物。

    南诏统一大理后,将其中的一颗进献给了唐玄宗,另一颗现在应该还在南诏,也就是今日之大理。”
  

  

http://www.tuofa.org/134_134526/38820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