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宝贝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 - 狭窄嫩滑洞湿
    徐寡妇的屋外依旧站着一大圈人,依旧十分的吵闹,还有不少的人踮起脚尖在不断的探头想要看里面的情况。

    最里面是白时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手臂,低垂着头,十分手上的样子。

    而白时的旁边则是站着何青青。

    何青青在一旁十分担忧的看着白时,半蹲着的扶住白时,嘴里不断的询问着是不是有事。

    白时与何青青的前面则站着村长妻子、村长和牛大姐一行人。

    而村长的妻子正一脸懵逼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白时。

    这???

    自己好像没有碰到白时吧。

    村长的妻子脑袋还有些懵逼,没有转过弯来。

    但是看着白时坐在地上的受伤的样子却又是不太确定。

    白时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受伤了,难道自己真的碰到了白时?只是自己没有注意?

    村长的妻子陷入了疑惑与自我怀疑中。

    村长也有些尴尬,看向坐在地上的白时,温声问道,“你这……没事吧?”

    白时在何青青的帮助下艰难的站了起来,扶着自己的手臂,轻轻的摇头,说道。

    “不怪田婶,是我自己没有站稳。”

    白时的神色十分的真诚,眼神也是十分的纯粹,无辜极了。

    村长的妻子仍旧有些蒙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何青青尽心的站在一旁扶着白时,看着白时的样子,悄悄翻了一个白眼。

    何青青:演技越来越好了!

    何青青看向一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村长的妻子,不免有些同情。

    可能这村长的妻子也被白时的动作给骚到了。

    这用她们那个时代的话说便是绿茶小姐姐。

    周围的人听着白时的话,一阵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村长的妻子打人了。

    这也太过分了吧!

    这个白时怎么看都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还小呢!

    就算在怎么生气,也不能动手打这姑娘呀!

    不过这姑娘还真是善良,都受伤了还要维护着村长的妻子。

    众人叹息,看向白时的眼神带着同情,但是看向村长的妻子的眼神却是带着强烈的谴责。

    徐寡妇在屋内听到白时的声音,心下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太过在意,她更关心的则是白时的伤势。

    也不知道伤的重不重。

    早已看透一切的骚操作的何青青沉默的站在一旁,深藏功与名。

    “你这是做什么?和一个小姑娘过不去!这小姑娘只是来我家拿东西而已,你干什么这么针对她?就算你总是针对我,也不该对小姑娘出手呀!”徐寡妇的声音高声响起,句句都是在谴责村长的妻子。

    “是呀,是呀。”周围的人不断的附和到,显然觉得这个徐寡妇说的十分的对,看向村长的妻子的眼神越发谴责了。

    “我……”村长的妻子有话说不出,不知道局面怎么就成这样了。

    而村长等一行人也觉得自己这做事有些不太厚道,人家小姑娘只是来哪个东西而已,就这样对她,好像真的说不过去。

    而且这小姑娘一看就是十分的单纯,就是受伤了也是自己默默的扛着,人这么善良。

    肯定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干嘛给这小姑娘脸色,让她受伤?

    村长看向自己妻子的眼神充满了谴责。

    村长妻子:???

    我就推了推,一下就成了恶人了?

    白时看出村长一行人没有阻拦的意思,轻轻的勾了勾嘴角,很是满意。

    何青青:都是套路。

    白时与何青青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徐寡妇的屋内。

    但是周围的人都被隔绝在外。

    其实早在白时对着徐寡妇说开门的时候,徐寡妇和徐晓便已经将桌子推开,准备随时给白时与何青青两人开门了。

    “你没事吧?”徐寡妇有些焦急的看着白时,心里恨是担忧。

    徐寡妇看向白时的手臂,之间本来白白嫩嫩的手臂现在已经是红红的一片,看起来很是惹人怜爱。

    徐寡妇有些心疼,伸手去碰了碰。

    白时笑了笑,说到,“没事。”笑容全是狡黠,看的徐寡妇一愣。

    才知道原来这是白时故意的。

    “你呀,不管怎样也不要伤害自己呀。”徐寡妇有些责怪的看着白时,心里有担忧心疼,但是更多的是感谢。

    白时也就只比自己的儿子大一点,在徐寡妇的心里,这个漂亮的小狐狸一样的女孩就是一个贴心小棉袄,自是十分的心疼。

    “没事,这些都是我来的时候的计划。”白时无所谓的耸耸肩。

    其实白时心里想的是最好自己身上流血,有个伤口之类的,这样便能够更好的理直气壮。

    但是一想到受伤的是自己,流血的是自己,白时心里就是十分的心疼自己,心疼自己白白嫩的手臂,所以最后自己还是没有能对自己狠下心来。

    毕竟自己怕疼。

    于是在摔下去的时候,自己缓了缓,减少了一下冲击力,让自己没有出血。

    当然,这些白时自然不会说出来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徐寡妇问道,眼里带着焦急和紧张。

    “我们将布料抱出去。”白时说道。

    “啊?”徐寡妇有些震惊的看着白时,不知道为什么白时要这样做。

    她还以为白时与何青青有什么好办法呢。

    “刚刚我都说了进来拿东西,自然是要抱着布料出去。”白时耸耸肩说道,继续说道,“但是,不是拿全部,一小部分就行,不用太引人注意。”

    白时猜测这个看到的徐寡妇抱着布料的人应该并没有看到很多。

    毕竟当时他们三人走在一起,视野上也会有些遮掩的,而且那个人应该离的很远,因为离得近的话,自己就注意到了。

    而那个人也就是远远的看了看,看见徐寡妇抱着布料,但是却不知道具体是多少的布料。

    加上那个人是徐寡妇,自是起了贪念。

    而白时自然是不会傻到将所有的布料抱出去。

    那样子自己且不是会成为全村的焦点。

    总会有起贪念的人,这更不好。

    而白时要做的是,是一次性将问题解决。

    “放心吧,没事的。”白时安慰的拍了拍徐寡妇,眼里全是沉稳,让紧张的徐寡妇也冷静和放松下来。

    徐寡妇点了点头,抱出了三匹布料出来,递给白时,提醒白时要注意。

    白时对着徐寡妇眨了眨眼睛,很是俏皮。

    徐寡妇看着白时的样子笑了笑,心里也是放松了不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对着白时总会下意识的产生信任。

    白时与何青青抱着出来,村长一行人都惊讶的看着白时受伤的布料,特别是村长的妻子和牛大姐的眼神都是闪了闪,眼神直直的看向白时受伤的布料。

    “这布料是你的?”村长的妻子沉不住气,高声问道。

    “嗯。”白时点点头,模样很是羞涩。

    看见村长一行人像是有些好奇的样子,开口解释到。

    “这是我叔给我买的。我在知道徐婶以前是做裁缝后,便央求徐婶帮我做几套衣服。”白时的声音十分的清澈,音色也是温温柔柔的,看起来十分的无害,惹人怜爱及了。

    “就这么点?”牛大姐不相信,问道。

    “这……这很多了,可以做好几套衣服了呢。”白时反驳着牛大姐的话,语气带着不开心。

    村长瞪了瞪自己的妻子,有些不好意思。

    牛大姐看向一旁的妇女,眼神询问道,“你不是说有很多吗?”

    那个妇女的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心里也是后悔,毕竟当时她隔得远,自是没有看的很清楚。

    但是看徐寡妇手抱的样子,应该是很多的呀。

    “那怎么现在又将完整的布料抱了出来?是不是徐寡妇在里面跟你说了什么。不要怕,告诉婶子,婶子们帮你。”村长的妻子自是不相信自己闹了这么一大场,竟然最后的结果是这样的,所以觉得这一定是徐寡妇的诡计。

    一定是徐寡妇让白时这样做的。

    “因为……”白时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脸有些红,低低的说出声,“因为我叔说我买的太多了,让我退回去。

    白时的脸色羞红,十分的不好意思。

    之后还小声的嘟囔到,“但是真的很好看嘛,我没有忍住。我好久没穿新衣服了。”

    白时声音小小,充满了委屈。

    周围的人互相看了看,都没有怀疑白时在说谎。

    反而瞪了等之前来谁说自己的人,觉得这些人就是在没事找事,幸好自己没有出去,不然真的出丑了。

    村长的妻子看着白时的样子,十分的不屑,想要出声嘲讽,但是看见白时手臂上的红痕,又闭上了嘴。

    最后冷哼一声便走了。

    村长也笑着说,“看来是误会。哎。”然后也走了。

    牛大姐等人自然是不会纠缠了,也走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看见这场闹剧落幕后,都慢慢的散去。

    而白时与何青青也抱着布料回去了。

    自然是没有人怀疑白时的说的话的。

    在她们看来,白时就是一个单纯的不行的小姑娘,眼里全是纯粹,怎么会说谎呢。

    白时十分愉悦的回到了家里,这一些都进行的很是顺利,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

    白时很是满意。

    “等下再去徐婶家里看看。”白时让何青青坐在凳子上,给何青青到上了一碗水。

    只是……

    白时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白时看了一圈,发现了哪里不对劲了。

    出去的是三个人,怎么回来的是两个人?

    这时公子人呢?!!!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70849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