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媳妇对公婆有哪些义务 - 放不下一个人说明什么
    几个妇女互相看了看,眼底都带着各自的想法。

    一个也在扎鞋底的妇女笑出了声,说道,“这徐寡妇的东西怎么有来的震撼的?”

    “对呀,对呀。”

    “我也这么觉得。”

    “我就说这徐寡妇平时穷得很,怎么突然就……”

    “所以呀,这布料肯定来的不正。”

    ……

    几个妇女讨论着,很快变给徐寡妇的布料的来路下了定论。

    “这来的不正的东西,就不是她的。”为首的那个妇女说道。

    “说不定是去哪捡的,抢的也不一定。”

    “她那些姘头可不会给她买这么多的布料。”

    “我看呀。那布料,怎么都可以做百来套,我可以是没见过这么多的布料。那衣服,哎呀呀。”

    “凭啥她就有,我们就没有!”

    几个妇女越说越说越气愤,纷纷附和道,是呀凭什么徐寡妇有,他们就没有。

    “要不,我们去找徐寡妇拿几件?”为首的妇女停住了手上的工作,低头问到,眼神十分的兴奋。

    “可以,我觉得不错。”

    “大家都是邻居,去要几套又怎样?”

    “要是她不给怎么办?”

    “不给?就闹!她那布料来的不正,而且她还有一个在准备科考的儿子。她可不敢我们闹。”

    “对呀,牛大姐说的不错。”

    “就这么干!”

    “再找些人,一起去!”

    几个妇女纷纷商量着后面的事,各自得志满满的离开了,并且都在心里想好了自己的说服对象是谁。

    ……

    第二天,徐寡妇家便出事了。

    徐寡妇戒备的看着前面站的十几个妇女,问到,“你们来,是有什么事吗?”

    “没啥事。就是听说你昨天抱着好多布料回村。我和我这些姐妹都没见过世面,所以便寻思着一起来看看。”牛大姐上前一步说道,脸上带着笑意,看起来十分的忠厚老实。

    “我这没有什么布料。让你们失望了。”徐寡妇摇头。心里冷笑,这群人来干什么她怎么会不知道。怕看布料都是幌子,强布料才是真的吧。

    平时这些人对自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时不时的阴阳怪气的说两句,现在又是一副好姐妹的样子,真是搞笑。

    “什么没有,昨天我都看到了。我看八成这布料就是来的不正,怕被知道吧。”一个黑脸妇女上前说道。

    “你在乱说什么。我这根本没有什么布料。怕是你看错了。”徐寡妇脸色冷了下来。果然,自己不能对这群人抱有希望。

    “徐寡妇,你在村里干的那些勾当还少吗?”

    “现在你们孤儿寡母的没有饿死,还不是因为你徐寡妇的本事大,会勾人呢。村里头哪个男的和你没关系?”

    “让我们进去看看。怎么?怕什么?难道真的来路不正?”

    “直接进去。我到要看看她怎么拦!”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开始不断的向前走,往徐寡妇的门前走去 看起来气势汹汹。

    徐寡妇脸色发白,更是气的发抖。如果是一个两个自己还好处理,可是如果是一群人,这怕是自己吃亏了。

    徐寡妇果断的将门关上,拉着桌子来抵住门。

    外面的妇女看着徐寡妇的动作,纷纷骂了出来,十分的难听。

    但是却是不能强行破门而入。毕竟这是在村里,大家都是一个村里,自然不能过于的过分。

    “怎么了?”张晓走了出来,看向窗外,皱眉问到

    “没什么,你进去看你的书。”徐寡妇有些勉强的笑到,推着自己的儿子进屋。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张晓并没有进去,反而看向窗外,神色十分的严肃。

    “这些我都能处理好。你赶快进去。”徐寡妇有些着急的推着自己的儿子,眼里带着祈求。

    “处理好?怎么弄?就这样用桌子抵着门吗?”张晓高声问到,眼神不善。

    “你……”徐寡妇还没说完,就听到“彭”的一声,身子一缩。

    徐寡妇看向窗外,原来是有人在不断的扔石子打门。

    只听见门外不断的“砰砰砰”,是石子不断的在打着门。

    徐寡妇脸色发白的抵在桌上,让桌子抵住门,眼里是掩不住的惊慌。

    张晓脸色更是不好,就打算直接出去,却被徐寡妇拉住了手。

    “你干什么?你出去被打的!”

    张晓没有说话,挣脱了徐寡妇的手,就打算从窗户出去。

    “不可以出去!”

    徐寡妇抱住张晓,让张晓不能出去。

    “娘,放开。”张晓皱眉的看着徐寡妇。

    “你进去好嘛?我回处理好的。”徐寡妇眼神祈求的看着张晓,看见不动的样子,眼里带泪,低声说道,“算娘求你,好嘛?”

    张晓低声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徐寡妇擦了擦眼里的眼泪,笑了。

    “一起进来。”张晓说道,转身向屋内走去。

    徐寡妇看向窗外,脸色十分的冷,眼里带着怨恨,跟着儿子去了屋里。

    外面的咒骂声依旧在继续,不断的喊着徐寡妇还有张晓的,还有不断的石子敲在嘛门上的声音。

    “牛大姐,她们不出来怎么办?”一个妇女上前问到,眼神不断的看着周围。

    因为这里闹得很大,所有吸引了不少的人。

    但是却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助徐寡妇,即使知道了原因,即使看到了徐寡妇的处境 ,但是她们都是选择和这群人一样,一起看戏或者是咒骂徐寡妇。

    因为在他们看来,徐寡妇就是原罪,不管村里有什么事,都是因为徐寡妇。

    即使是因为有人知道其实也不怪徐寡妇甚至有人觉得这村子里不能发展都是因为徐寡妇。

    谁让徐寡妇是村里唯一的寡妇呢。

    “怎么办?看来我们得去找村长的那婆娘了。”牛大姐皱眉,神色很是不好。

    “那个村长的婆娘可是贪的不行,要是她知道了,这咱们……”一个妇女有些迟疑。

    “现在她也知道了。而且她能控的住她的男人,只要村长来了。她不想打开门都不行,她不想给布料都不行。”牛大姐笑到。

    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村长的那个婆娘是个什么德行。但是她没有想到这徐寡妇竟然一直抵抗,态度十分的不好,甚至还不承认,所以只好这样了。

    “走!”牛大姐对着几个妇女说道。

    几个妇女跟着牛大姐去了村长家,剩下的妇女三两人的坐着,不断的谈着天,或者是对着徐寡妇的咒骂,甚至还有不少人用砸石头来消遣时光。

    徐寡妇感受到外面的石子砸门的声音小了很多,等了一会发现咒骂声也小了很多,有些疑惑的出去看了看。

    发现外面的妇女似乎是歇下来了,徐寡妇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进屋了。

    她以为这事已经算是完结了,她以为外面的人已经冷静了,已经不会再对自己做什么了。

    却不知道她即将面对什么。

    徐寡妇看了看屋内的儿子,只见张晓只是皱眉看着书,手上在不断的做着笔记。

    徐寡妇露出欣慰的笑容,去给自己的儿子做饭了。

    何青青听到动静有些疑惑,正打断出去看就被自己的外公拉住。

    “女孩子少凑这些热闹。帮我去打理下药材。”老人指了指院外的药材。

    “嗯。”何青青点头,她也并不是一个很好奇的人,所以并不会强求。

    而且村里的妇女经常发生这样的口角,只是因为村里妇女的嗓门都很大而已,所以才会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口角而已。

    村里人的娱乐少的很,这样的口角也是有不少的人一起在看,毕竟这也是娱乐。

    甚至大家也不算是真正的吵架,只是在娱乐中提升下自己的口才而已。

    何青青不在理会,埋头整理着自己的药材。

    抬头一看,就看见时公子正在和隔壁的大黄不断地理论。

    “你懂了吗?”

    “汪汪汪。”

    “很不错,很好。”

    “汪汪汪。”

    何青青:……

    她已经无法用言语说了,甚至觉得这个时公子是不是其实脑子有点问题。

    而在村头的白时更是不知道这里徐寡妇的事,还在和小花猪一起不断地讨论着怎么长得更胖。

    楚家姐妹在一旁给鸡鸭喂食物,而楚君竹正在不断的处理着药材,心情很好的在哼歌。

    楚家住在村头,十分的清静,听不到什么吵闹的声音,虽是清净,但是也是少了很多的消息的来源。

    徐寡妇的家离这里很远,白时一行人自是不知道徐寡妇这边的事的。

    而这边的牛大姐已经带着村长以及村长的妻子来到了徐寡妇这里。

    “徐寡妇,开门吧。这样大家一起说说。我会主持公道的。”村长大声的对着徐寡妇家里说道。

    徐寡妇愣了愣,走出房屋,去了窗外,看向外面,就看见牛大姐身边的村长和村长妻子。

    徐寡妇神色很不好,甚至更是苍白。

    她没有想到村长和村长妻子都来了,看来这群人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布料。

    但是不可以!

    这是白时出的钱,这是以后自己赚钱的资本!自己不可以让出去!不可以的!

    徐寡妇依旧没有开门,对着门外喊到。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一大早就在这里堵着我,你们回去吧!”徐寡妇很恨的说道,声音很是大声。

    “徐寡妇,我看你还是开门吧。不然我们就闯进去了,你真的要试试嘛?”村长的妻子大声对着徐寡妇喊到。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70052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