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女性早上分泌水 - 麻花缠绕二郎腿
    白时在屋檐下站了一会儿,抬头看向那残缺的月亮,喃喃说道,“你和我一样呀。”之后也转身进了房间。

    白时与楚家姐妹睡在一起。

    因为楚家只有两间房和一个厨房。之前白时因为受伤独占一张床,楚家姐妹睡在楚君竹的床上,而楚君竹则在地上搭了一个木板,睡在木板上。

    也幸好这是夏天,入夜不是很冷,不然楚君竹说不定还会大病一场。

    而在白时身体好后,白时便和楚家姐妹在一个屋里睡了。

    楚君竹在床旁放了三根凳子,将木板放在凳子上,和床拼在一起,也是够白时睡的。

    这也幸好床本身不高,加上白时也不是很胖,不然,这简陋的床可是不够白时睡的。再加上白时不胖,睡上去也是绰绰有余,不用担心掉下去或者将木板给压垮。

    白时悄声的进入房屋,借着月光摸到自己的床上,看见楚秋雪将脚丫搭在楚秋兰的身上,胳膊放在楚秋兰的脖子上,睡姿十分的狂放,不由得笑了笑,慢慢的将楚秋雪的手从楚秋兰的脖子上拿了下来。

    “唔。”楚秋雪翻了一个身,继续睡。

    白时将薄薄的被子搭在楚家两姐妹的身上,毕竟现在算是深夜,不是很热,反而有点冷,如果不注意也是容易着凉的。

    感受到腿上热意从楚秋雪直接将腿伸出来夹着被子。

    楚秋兰只是翻了一个身,继续睡。

    这两个姐妹的性子到是天差地别,也不知道楚君竹是怎么养出这样性子来的。

    白时虽然没有想到楚君竹会让自己继续留在楚家,心下有些感动。

    只是……

    自己该想想怎么挣钱了!白时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难道去抢个土匪窝?

    想到这里,白时就想到之前从土匪那里得来的银子,似乎数目还不少。

    虽说在县城的时候用了一些,但是那个数目还是可观的。

    白时松了一口气,脱了外衣躺在木板上,迷迷糊糊的想着,看来这打劫土匪还真赚钱。

    不一会,房间便响起了几道均匀的呼吸声,显然是已经熟睡了。

    院子外的残月已经隐入了云里,偶尔有凉凉的威风吹过,十分的静谧。

    ……

    李大山家:

    在家家都陷入了沉睡的夜晚,只有一家还有着光亮。

    这是李大山家。

    李大山坐在床上,半埋着头,在煤油灯的照耀下显得明灭不定。

    他没有想到这个扳指居然是假的,是那个人骗了自己!真是可恨!

    李大山摩擦着手上的翠绿色的扳指,心里有遗憾但是更多的是被骗的气愤。手不断的捏紧手中的扳指,狠狠一扔,锤在床上。

    只见扳指从手中掉落到床头的边沿,从缝隙下掉了下去。

    李大山皱了皱眉,打算将扳指捡起来。

    虽然这个扳指是假的,但是却是十分的逼真,就算本身没有什么用,但是不代表不能拿去忽悠别人,去骗那些没有见识的人。

    李大山将手沿着床头缝隙伸下去,打算将扳指摸出来,只是由于李大山的手掌过大,而床头的缝隙又太小,手掌卡在中间,不上不下。

    李大山能够感受到自己的中指已经触碰到了扳指,手掌再次向下伸去,中指能够勾到扳指了。

    中指不断的尝试着触碰着扳指,打算向上将扳指勾起来,可惜,最后都给扳指跑了,跑到了另一边去。

    李大山来来回回尝试了很多次,都没有办法将扳指勾起来,而且手掌已经到了极限,不能继续往下了,只好将手掌抽起来。

    起身拖动床,“吱嘎”一声,床被往后移动了,露出了更大的床头缝隙。

    李大山伸手下去摸,这回成功的将扳指摸了起来,撑起身体。就在李大山打算好好的看看的手中的扳指的时候,就听到“噔噔”的声音。

    往下一看,是一个银镯子!

    原来在李大山搬动床的时候,银镯子就被移动了,之后李大山去摸扳指,加上身体的动作,将银镯子给蹭掉了到了地上。

    于是李大山发现了这个银镯子。

    李大山看着地上的银镯子,一惊!

    之后快速的将床上的草席掀起,上下抖了抖几下,却没有在发现什么。

    这个银镯子是哪来的?

    李大山惊疑不定。

    这个位置平时都是自己妻子睡的,难道是自己妻子的?只是自己妻子是哪里来的银镯子?谁给的?之前怎么没有看见过。

    之后想到了某个可能性,李大山脸上一冷,骂道,“贱人。”

    李大山显然是认为那人给了自己扳指作为报酬,结果没有想到也给了自己妻子一个银镯子作为报酬,而自己的妻子还瞒着自己,这显然是心中有什么打算,这自然是让李大山十分的恼怒的。

    甚至李大山猜想是不是当初自己的妻子想将药喂给自己吃,然后自己拿着东西享福。

    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李大山心中就气愤的很。

    “看来你是不知道一百两银子的事。”李大山笑的讽刺。

    李大山继续在家里翻箱倒柜的找了一番,结果什么都没有找到,看来那人只给了她一个银镯子。

    “不过,这个应该也是假的吧?”李大山翻来覆去的看,想到自己假扳指的事。

    不过李大山庆幸的是,自己还会拥有一百两银子。

    李大山看向一旁的自己的妻子的尸体,走上去,揭开白布查看一番,最后在自己妻子的耳朵上找到了一对耳环,急忙将它取下,放在手心。

    “幸好今天有事,没有来得及把你送走,不然,可找不到这样的好东西。”李大山看着自己手上一对耳环笑道。

    “没想到那个人居然给了你两件。”李大山心下不自觉有些愤懑,但是想到这都有可能是假的后,心下才好受了一点。

    李大山打水将银镯子和耳环擦拭了一番后,用布包了起来,放在衣兜里,看了一眼放在旁边的自己的妻子的尸体,缓缓说道。

    “幸好我遇到了木大人,不然……自己就跟你一样被别人用几个假的东西给骗了。”

    “不过也拖你的福,我现在也算是‘兽’中的一员了。”

    李大山不自觉的想到了自己今日在林子见的黑衣人,不,准确的说是木大人,咧嘴笑了笑。

    ……

    第二天楚君竹就收到了白时递过来的荷包,铜板、碎银加起来大约有二两银子,外加格外的三两银子,一共约五两银子。

    楚君竹神色有些恍惚。自己就没一时间见过这么多银子!

    这些银子起码可以让一个家庭生活一年,还能三天两头的有肉。

    这才一晚上的时间,白时从哪来得来的这么多钱?

    白时没有解答楚君竹的震惊,只是神秘的耸了耸肩,然后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实际上,白时在听到楚君竹说这银子是一年的费用的时候,心中有点不平衡。

    土匪身上随随便便带着一点的银子就是这普通农户一年的生活,这怎么想都让人不平衡。

    这哪里是随随便便带着一点银子?这可是十几个土匪共同的银子!

    人家土匪中好歹有个当家的,你是觉得当家的而不值这么多钱还是看不起人家银子呀!

    白时摸摸下巴,看来,这打劫土匪还真是一个发家致富的好道路!

    等等!你不是要努力种田致富吗?你忘了你最初的梦想?

    而楚君竹不知道的是,自己无意中说的话,让白时更加坚定了打劫土匪来发家致富的想法!

    最后楚君竹偷偷的问了楚家姐妹,得知这钱来的正路后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而心下却也更加的放松,至少不用像之前一样愁着饭钱。

    采药草去还钱算是一个饥一顿饱一顿的工作。运气好,可以多卖点,改善下生活;运气不好就得扎紧裤腰带喝着稀粥。

    而现在有了五两银子,楚君竹心中便有了底气,至少之后自己采药换取的钱可以存下来,而且还可以时不时的给家里买肉吃。

    想到买肉,楚君竹摸了摸下巴,心中有了主意。

    “爹爹你打算买猪?”楚秋雪眼睛发亮的看着楚君竹。想到那漂亮的猪肉,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嗯。”楚君竹点点头。

    之后将自己的打算说给了众人听。

    他打算去县城专门卖猪那里,买三头几个月大已经不喝奶的小猪回来养着,之后在买几只母鸡,顺便为大家置办一身行头,之后剩下的钱便存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楚秋雪听着自己爹爹的话,高兴得蹦了起来,直直拍手,恨不得现在就去县城。

    楚君竹看到自己女儿的兴奋劲,想到慢慢好起来的生活,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只是,爹爹。我们家粮食要不够了。”楚秋兰小声的说道。

    ”那也买些白面粉回来,好让你们也多唱唱白面粉的味道。“楚君竹刮了刮楚秋兰的脸,笑道。

    至于粮食,楚君竹倒不是多担心,家里的粮食还有,再加上等不了多久就会打谷子了,到时候自然是有粮食的。

    楚秋兰点点头,眼里也带着笑意。

    “爹爹也多买些布回来,我们可以绣一些东西拿去卖。”楚秋兰开口道,眼里带着期望。

    “行!都听你们的!”楚君竹大手一挥,都答应了。“你们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白时只觉得眼前一黑,仿佛已经能够遇见自己以后拿针刺绣的场景了,不禁有些后悔将钱给了楚君竹。

    这次是栽了呀!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1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