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校花被男生玩羞辱故事 - 不要了厨房总裁不要
    而这也是楚君竹从亓元村人的口里得知的。

    显然村里人对袁先生很是爱戴和尊敬。

    楚君竹在亓元村生活了这么多年,都很少和地主与袁先生接触,就更不要说白时与时公子才刚刚来到亓元村,自然更是不知道两人的为人的。

    并且目前看来,地主有很大的可能性。

    虽然楚君竹对人的评判更相信自己接触后作出判断,但是却也可以从他人的嘴里对一个人有最初的了解。

    如果一个人两个人说地主好色贪婪,那么这句话的可信度是很低的。

    但是如果是全村的人都是这这样评价地主,并且还给出了证据,那地主就很有可能是有问题了。

    而对于地主是如何知道白时的存在,楚君竹一行人自是认为有人向地主说了这件事。

    虽然地主很少出现在村里,但是不代表他对村里没有掌控欲,很大的可能性会派人来看着村里,并且向他报告。

    而他安排的人又是知道地主的德行的,所以在得知了白时的存在时,便上报给了地主。

    而好色的地主自是想要得到白时,于是便有了这一出。

    原因、过程、心理、结果都能对的上,所以地主很有可能便是这个幕后之人。

    而黑衣人便很有可能是地主身边的人。

    由他出面,去利诱李大山,陷害楚君竹。

    本来算是完美的一个局,只是可能幕后之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楚君竹在几天后全须全尾的回来了。

    而李大山担心自己拿不到银子,私下主动找上了黑衣人,而没有想到的是,正巧被楚君竹给碰见了。

    楚君竹一行人分析完事情的始末后,陷入了沉默。

    白时抓着时公子的头发在手上把玩,眼里带着思索。

    不对!

    毕竟楚君竹已经在亓元村生活了好几年了,如果在重新找一个地方,代价太高,且他的两个女儿也不小了。

    楚家两姐妹的脸上带着黯然,紧紧的抓着楚君竹的衣服,显然是怕自己的爹爹离开自己。

    “如果地主将地收回去不让我们种,那我们去哪里?”楚秋兰突然出声,抿了抿唇,神情一派的严肃,皱着眉头,像个小大人一样。

    白时手一用力,眼神一亮。

    知道哪里不对了!

    时公子轻轻“嘶”了一声,刚刚白时手用力将他的头发给扯到了。

    白时看向时公子有些可怜巴巴的脸蛋,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头发,有些尴尬。

    在时公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时低下头吻了吻时公子被自己扯疼的头发,抬头眼里含笑的看向时公子。

    时公子:!!!!

    近距离看到这一幕的时公子有些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只觉得血压直直升高,体温也忍不住升高。

    但是时公子依旧保持面上的温和,对着白时笑了笑,将自己的头发继续拿给白时,侧过头遮住了自己眼里骇人的情绪。

    众人:!!!!

    楚君竹眼里带着震惊:我没在开玩笑!这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

    何青青一脸平静:一介凡人,我早已看破这一切了,心中早已不胜波澜。

    白时看着时公子的动作,笑着用手指将头发勾到了手里,继续把玩,看向众人,一副“我很认真在听你们说话”的样子。

    众人:……

    “今天谢谢青青了,就留在这里吃饭吧。”楚君竹看向何青青,笑的温和,转移了话题,不在讨论之前那个沉重的话题,毕竟楚家姐妹还在这里。

    “不……”

    “好呀。”何青青拒绝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时公子打断了。

    何青青:……

    楚君竹:……

    保持微笑!

    “那行。我去弄饭了。”楚君竹风度翩翩的对着时公子笑着,起身向厨房走去。

    虽说君子远庖厨,但是楚家姐妹只有楚君竹一个父亲,所以,楚君竹为了楚家姐妹早早就学了一身做饭的本领,进厨房倒是经常的事。

    白时对着时公子撑着小脸,看着时公子,心里却在不断的思索着之前的推测。

    她觉得有些地方说不通,但是又可以说通,总之有些不对。

    只是她没有打算说出来,一是因为这只是自己的猜测,可能性很小;二是大家显然都接受了“地主便是幕后之人”的结论,自己说出来只会徒增众人烦恼,让这件事更加的扑朔迷离。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现在,自己该考虑的自己的收留之所的问题!

    白时手指无意识的勾着时公子的头发,心下在思考着自己之后该怎么做,突然觉得手上一热。

    看了过去,只见不知何时,时公子将自己的头发撤下,换成了自己的手指,而两人的手指正交缠在一起,看起来有些暧昧。

    白时愣了一下,想要挣脱却没有挣脱开,疑惑的看了时公子一眼,这家伙的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而时公子依旧一副温文尔雅,人畜无害的样子,看起来像只温顺的小绵羊。

    白时的心咯噔一下,自己还真是受不了这么软、这么安静的男孩子。

    最后白时也就随时公子去了。

    不远处将一切看在眼里的何青青,心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何青青神色严肃的拍了拍楚家两姐妹的脑袋,对着眼神纯粹的姐妹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要学会看事物要看本质。”就像大灰狼不能看成了小绵羊。

    “这是什么意思?”楚秋雪好奇的问道,眼里全是求知欲。

    何青青摇摇头,看了看白时和时公子,说道,“等你们大点,我用实际例子给你们说。”

    “好的。”楚秋雪乖乖的点头,十分的乖巧。楚秋兰也安静的站在一旁,没有出声。

    白时:怎么回事?总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别是被啥给惦记上了吧?

    时公子:虽然不清楚这句话是怎么意思,但是为什么有种是在骂我的感觉?

    而就在四人陷入谜之沉默的时候,楚君竹带着碗筷出现了。

    “吃饭了,大家。”楚君竹将碗与筷子依次摆好。

    两姐妹去帮忙端菜盛饭,十分的勤快。

    吃过饭后,何青青与时公子便回去了。

    等楚家两姐妹睡了后,白时敲了敲楚君竹的门。

    楚君竹依旧穿着白天的那身衣服,显然,楚君竹也是夜不能寐。

    黑夜,残月当空,带着清冷的光亮照在院子里,周围的树枝在月光的照耀下映在地上,形成一道又一道斑驳的数影。

    夏日的夜晚带着凉意,时时有凉风袭来,吹散了白日里的闷热,留下清凉与舒适。

    这样的夜晚也是静谧的,鸡犬不在相鸣,完成了白日主人家交给的任务,都回到自己的窝里,为第二天的活力续上能量。

    白时和楚君竹站在屋檐下,看着天上的月亮,细听风刮过树枝的沙沙声,一时都没有开口说话。

    最后是白时打破这无言的沉默。

    “你是怎么想的?”白时侧头看向楚君竹,脸上带着笑意,十分轻松的样子。

    楚君竹紧皱着眉头,双手背在身后握成拳头,抿着唇,没有说话。

    “我是你的话,就会让我明天就离开。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这样选择。”白时无所谓的耸耸肩,抬头看向有些残缺的月亮。

    眼里带着迷茫,自己对过去一无所知,去哪里寻找自己的归所?

    楚君竹依旧紧紧的抿着唇,没有说话。这个样子倒是让人以为白时与楚君竹的角色对换了。

    “不用这么做。”最后楚君竹出声了,声音带着沙哑,像是好不容易才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白时疑惑的看向楚君竹。

    楚君竹没有看向白时,依旧看着天上的残月,像是在自言自语。

    “当初我救你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后面的一些可能性的情况,而我也应该为我的举动负责任。”

    楚君竹缓缓的说道,在第一句话说出口后,他感觉之后的话便越来越顺畅。

    “况且在我入狱后,你代我照顾我的两个女儿,也想方设法的想要救我出去。这些恩情,我更是应该记下。”

    “虽说我这无妄之灾很有可能是由你而起,我现在最好的选择似乎便是让你离开我们家,这样我们就安全了。”

    楚君竹笑出了声,声音带着一丝说不明的意味。

    “而你又何尝不是被害的那个人?如果我因此觉得你是原罪的话,那我和那些是非不分的人有什么区别?我楚君竹还做不出这种为了自己的安全去伤害另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被伤害者这种事。”

    “更不要说,这只是一个猜测,猜测都有五五分。我不必为了这几分的可能性去践踏自己的人性。”

    “况且,我让你离开了,我和女儿们就真的安全了吗?”

    楚君竹转头看了看楚家姐妹的房间,低下头,喃喃出声。

    白时没有想到楚君竹的竟会将自己的留下。

    不是白时不相信楚君竹,而是因为让自己离开是风险最低、利益最大的一个途径,而楚君竹选择放弃这个途径。

    白时看着有些佝偻的楚君竹,心中有些涩然,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以为我就让你白住我们家了?你的看诊费和药草费还没还清!还有以后的生活费,这些你都好好想想怎么给我吧!”

    楚君竹冷哼一声,拂袖进了屋里。

    白时:……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1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