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饭上面浇的汁怎样做 - 三十岁以上的男人像蒲公英
    小屋内十分的安静,这个时候的院子里鸡都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的鸡笼里休息,前院上摆着一些药草在晒着太阳,旁边放着一些锄具,房间的门关闭着,是楚家两姐妹在睡觉,桌子前就白时和楚君竹两个人。

    “你说,有没有可能……”

    “那个火伤也有可能是对身份的掩盖。”

    “而那个人你认识,甚至很有可能就是亓元村的。”

    安静的院落里显得白时的声音尤为突兀。

    即使白时的声音动听至极,也不由的让楚君竹打了一个寒颤。

    看见楚君竹露出疑惑和不可思议的表情,白时解释道,“你说你认为黑衣是为了不让人通过服饰看出蛛丝马迹,是为了掩饰身份。“

    白时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那……有没有可能……”

    “火烧伤的疤痕,也是这样的目的?”

    楚君竹心下一惊,冷静下来,的确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

    “只是……”楚君竹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个代价也太大了吧?”

    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将自己的烧伤,这个代价太大了,正常人也是做不来的。

    白时耸了耸肩膀,说道,“也许那烧伤也是假的呢?”

    毕竟现在她也没有什么头绪,只能这样乱猜了,而且这也是具备一定的可能性的。

    在没有思路的时候,一切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可以作为线索。

    楚君竹没有在说话,沉默的往楚家姐妹的房间的方向看了看。

    看得出来,楚君竹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的两个孩子。

    “他们见面的林子的位置你还找得到吗?”白时看向楚君竹,问道。

    楚君竹点头,就听到白时提出要去看看的要求。

    “这……”楚君竹不想让白时去,他怕去的时候正好碰上李大山和黑衣人,怕白时有危险。

    白时无所谓的笑到,“万一有什么蛛丝马迹呢?”

    最后楚君竹还是点头,同意了白时的做法。

    只是他和白时一起去的话,自己的两个女儿就会留在家中,这显然是不是很安全。

    虽然以前自己的两个女儿经常留在家里,但是现在不能和以前比了。

    现在自己的人生安全受到了伤害,他怕连累到自己的两个女儿。

    “没事,你说个具体的位置,我自己去就行。”白时看出了楚君竹的迟疑。

    楚君竹摇头,他不愿意白时一个人去。

    一是因为白时不知道具体的位置。

    二是因为他怕白时有危险。

    三是因为自己也想在现场多找找是否有蛛丝马迹。

    最后楚君竹和白时商量了一下,决定去找何青青来帮忙看照一下自己的女儿。

    白时看着楚君竹后面的两人,愣了一下。

    “这个时公子非要跟过来。”楚君竹也有些无奈,对着白时小声说道。

    白时点点头,表示了然。

    于是,本来是白时与楚君竹的两人行,变成了白时、楚君竹、时公子的三人行。

    而楚君竹一路上都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楚君竹看着离白时很近的时公子,总觉得感觉哪里不对!

    三人很快便到了楚君竹说的地方。

    “就在前面那个空处。”楚君竹指了指,说道。

    他自然是没有像时公子说明来这里的原因,虽然他很感激时公子愿意和白时来救自己出牢房,但是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白时点点头,和楚君竹、时公子到了空地。

    空地上大多都是大树落下的树叶,已经泛黄枯萎了,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楚君竹找的十分的仔细,看的也是十分的认真,便是周围的小树丫都要闻一闻,看一看。

    之前因为怕李大山和黑衣人突然出现,不敢在林子里停留,所以没有来这个空地看有什么线索,现在有了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楚君竹在脑海里回忆着李大山和黑衣人的占位,以及两人之间的动作,慢慢的走向黑衣人之前占位的地方。

    而时公子则是一直跟在白时的身后,虽然他们没有说这是在干什么,他也能猜到一点,只是他现在只关心白时而已。

    于是时公子寸步不离的跟着白时,白时摸一摸枯叶,时公子也摸一摸枯叶;白时直起身子到处看看,时公子也直起身子到处看看;白时弯下腰看地上的沙尘,时公子也弯下腰看底下的沙尘。

    楚君竹:……

    总觉得哪里不对!

    楚君竹慢慢走到黑衣人的占位处,这里已经看不出有人来过的痕迹,是被树叶和风给掩盖住了。

    但是楚君竹依旧不死心,蹲下来捡起树叶,想要看出什么,只可惜,依旧什么都没有。

    毕竟李大山和黑衣人在这里留的时间不是很久,加上风吹和叶落,痕迹自然被掩盖住了。

    不然的话,还有可能能看出鞋子的印记,根据鞋底的样式猜测一下拥有者。

    楚君竹有些丧气,打算和白时回去了。

    他怕黑衣人或者李大山突然出现在这里。

    虽然他们这里有三个人,但是……

    一个是较弱的女子,一个是不能抗的医师,一个是……

    反正楚君竹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时公子对上李大山就是被吊打的节奏。

    最后三人无功而返。

    三人回家的时候,楚家两姐妹已经醒了,与何青青在院子里摆弄着药草,看到白时一行人的时候惊喜的出声。

    “爹爹,白姐姐,时叔叔,你们回来了。”楚秋雪抬头,眼里全是高兴。

    时公子:……

    怎么到我这就是叔叔了?怎么回事?

    楚君竹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喝下去后说道,“一点发现都没有。”

    白时用手撑着自己的小脸,点了点头,神色也带着疑惑。

    看向时公子,有看了看何青青,指了指楚君竹,说道。

    “哎,如果,你们想从楚君竹身上拿一样东西。”白时顿了顿,又说,“你们觉得楚君竹身上有什么吸引你们的?”

    何青青愣了一下,直接摇头,直女何青青表示没有。

    时公子也是摇头,眼里带着微弱的嫌弃,这样穷酸的男人谁会打他的注意。

    “这就奇了怪了。”白时喃喃出声。

    “他是没有。”何青青看了看楚君竹,又看了白时,说道,“但是,你有呀。”

    “啊?”白时疑惑的看向何青青,不可思议的指了指自己。

    何青青:我早已看破一切,看破红尘了。

    楚君竹听到何青青的话,眼神一亮,茅塞顿开,醍醐灌顶。

    何青青说的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自己身上的确没有什么值得觊觎的,但是……

    白时有呀。

    白时这张祸国殃民的脸还有便是白时空白的身份以及失去的记忆。

    幕后之人也许不知道白时失忆了,但是不管怎么说,白时的身份都是空白的,而且现在也仅仅就是投靠自己的远方亲戚。

    如果自己出意外了,那么以白时这个年纪也是该嫁人了,幕后之人骗取白时的感情,诱哄着白时嫁过去。

    楚君竹想到这个可能性,突然悲从中来。

    原来自己只是一个小兵,是个炮灰而已。

    那些人企图伤害自己,而原因竟不是自己本身的优秀吸引着他们,这是个多么悲伤的故事。

    白时听到何青青的话也是愣了,这件事她一直都没有往自己的身上想,毕竟这件事怎么看都像是在针对楚君竹的,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

    难道真的是旁观者清吗?

    何青青:我早已看穿这世界的本质。

    时公子在听到何青青的话后,眼神一冷,不管这是不是个推测,就算只有一点的可能性,他都不允许。

    白时在从最开始的蒙圈中冷静了下来,开始思考着这件事,用旁观者来从自己的价值出发思考。

    “如果真是这样,那范围就可以缩小了。”楚君竹说道,神色有些复杂。

    如果何青青猜测的不错的话,那么幕后之人就只有可能是亓元村的人。

    因为只有亓元村的人才见过白时,见色起意,想要占为己有也不是不可能。

    “人也可以锁定了。”白时开口道。

    毕竟一百两银子,在亓元村也是一个大数目。

    这对于世代都是庄稼汉来说,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而能够拿出这么银子的,在亓元村,只有地主。

    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猜想成立的基础上。

    不是白时自己自恋,就事论事,白时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因为当排除所有可能性后,剩下的一个可能性在怎么匪夷所思,都是一个方向。

    而且这个可能性也不是匪夷所思,是能让人接受的。

    “只是,地主没有见过白时呀。”楚君竹开口道。

    地主娶了两个,一个是正妻,一个是姨娘。

    楚君竹对地主的印象还停留在亓元村人们口中的印象。

    贪婪、好色、脾气暴躁、颐指气使、小人……

    和亓元村人们口里的袁先生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而楚君竹在来亓元村这么久了,还没有见过地主。

    一是因为地主一般都在县城里,很少出现。

    二是因为楚君竹住的比较偏远。

    当初他租地也只是向袁先生请示,由袁先生做主,之后上报给地主的。

    而整个亓元村,威望最高的,怕是非袁先生莫属了,便是何青青的爷爷何医师都无法与之相比。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1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