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军官女朋友可以住部队 - 男人说想和你融为一体
    楚君竹心里惊疑不定,也不敢在这个地方多逗留,检查了下周围自己没有什么掉落的东西后,便匆匆的离开了。

    等出了林子,楚君竹才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需要回家一趟,也许可以和白时她们商量商量。

    “楚大夫?你这是?”一个声音在楚君竹的背后响起,带着疑惑。

    楚君竹心下一惊,身体一震,转过身来,看见叫自己的人。

    是徐寡妇。

    徐寡妇手里拿着麻袋,依旧是素色的麻布衣服,脸上带着疑惑,应该是去交租子回来就看到楚君竹站在这里。

    “你也是去交租?”楚君竹笑道,恢复了往常温和的神态。

    “嗯。看来楚大夫也是刚刚交完租子回来,只是楚大夫在这是干什么?”徐寡妇露出笑意,眼神有些疑惑,探头往林子里看去。

    “这不是刚好经过这里,想看看林子边缘有没有药草。”楚君竹笑到,拍了拍脑门,“可是我这运气不太好,什么也没寻着。”

    “这样呀。”徐寡妇笑到,之后告别楚君竹,先离开了。

    等徐寡妇走了有一会儿后,楚君竹才开始回去。

    回到家时,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是大米饭和素菜。

    “爹爹,爹爹,快来快来,你速度可真慢。”楚秋雪笑着对楚君竹招手。

    楚君竹感受到家里温暖的氛围,一直绷紧的心也放松了下来,将手中的麻袋放下,露出笑意,洗手吃饭了。

    在吃完饭将楚家姐妹哄睡后,楚君竹才露出愁容。

    “是有什么事吗?”白时坐在凳子上问道。

    吃饭的时候,白时就感觉到楚君竹似有似无的眼光,像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而现在在楚家姐妹睡着后就露出愁容,很显然是遇到了什么事。

    楚君竹愣了一下,看着白时有些欲言又止。而白时安静的陪在一旁,没有说话,等着楚君竹做好心理建设。

    楚君竹沉默了一会儿,把在回家路上时想的几种后果又想了一遍,最后开口了。

    “白时,你们是怎么救我出牢里的?”楚君竹问道。这是他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想要问的,但是没有找到机会。

    “嗯,也算是巧合。”白时将救女子的事跟楚君竹说了,只是中间省略了中间险恶,最后说是女子为了报恩出手救的楚君竹。

    楚君竹了然的点点头,心下不由得有些唏嘘,有些事也是说不清的,人的气运就是这样。

    他其实在回家的路上就一直想要问白时她们究竟是怎么将自己带出牢里的,起初他还以为是因为官府找到了证据,但是在遇到李大山后,觉得不太可能。

    而用钱将自己保出来,就更是不可能了。

    “嗯,就是……你觉得这件事是个巧合吗?”楚君竹沉默了一下问道,神色有些严肃。

    “这……”白时眯了眯眼,看向楚君竹,还没有说完就被楚君竹打断了。

    看来,楚君竹出去交租的时间,遇到了什么事。

    最后,楚君竹不得不将自己看到的都说给白时听。

    虽说之前猜测到有人在针对楚君竹,也许李大山这个事就是计划中的一环,但是那时一直觉得这样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谁会用与自己同床共枕多年的妻子的命来害一个人。

    但是现在听到楚君竹的话语,即使白时心里有了准备,还是忍不住的一惊。

    “你说,这是谁想方设法的想要置我于死地?”楚君竹喃喃出声,眼里带着困惑,双手忍不住互相握了起来。

    其实楚君竹在回家的路上就在筛选着这样的人选,以前一直看自己不顺眼的、发生过矛盾冲突的、可能嫉恨自己的、产生过医闹纠纷的……

    但是任凭楚君竹想完有可能的所有人,都是没有一个有可能的,甚至楚君竹还想了那些没有产生交集但是见过一面的人,依旧毫无头绪。

    白时安静的坐在一旁,没有出声,没有打断楚君竹的思索,心下也在不断的想着楚君竹的话语,一点一点的找着奇怪之处。

    “李大山去林子和一个黑衣人见面,黑衣人脸上全是烧伤,我觉得那个黑衣人穿黑衣是为了掩饰身份。”

    “我从他和黑衣人之间的谈话知道的。原来我进牢竟然是有人合计。”

    “还说李大山手中的什么扳指是假的。”

    “后来他们就出了林子,我也不知道去哪了。”

    ……

    楚君竹心里的压力自然是大的,任凭谁知道自己的生命遭遇到威胁,都不可能平静下来,特别自己还有连个没有长大的女儿。

    如果自己出了什么事,自己的女儿怎么办?楚君竹不自觉的看向白时,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资格要求白时照顾自己的女儿长大,毕竟这其中需要付出的艰辛,不是一个女孩子家能承受的。

    白时也有些困惑,之前她以为可能是哪个对楚君竹记恨的人设计的,但是现在看着楚君竹困扰的样子,很显然就不是这么简单,因为楚君竹也没有想到自己遇到过的人有谁是被烧伤的。

    而考虑到受益的一方,就更让人迷惑了。

    楚君竹家很穷,唯一一点优势便是医术,甚至连土地都是租的,家里还有两个没有长大的女儿,住在村子的边缘,平时做人做事也是十分的低调,不说结仇,便是和人接触都不是太多。

    按理说,这样的人的存在感是很少的。

    但是偏偏楚君竹就被设计了,甚至幕后之人想要楚君竹的命。

    那么……

    楚君竹死了,谁受益最多?他们图的楚君竹什么?

    钱?不可能!谁都知道楚君竹家是家徒四壁。

    两个女儿?有可能性。

    在楚君竹死后,幕后之人自然会将他的两个女儿处理,让自己获得更大的利益。但是,白时更加相信这是顺带的。

    原因两点:

    一,如果真要这样做,在楚君竹刚到亓元村时就可以了,或者可以说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毕竟谁都知道楚君竹一直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

    二,这样的代价太高,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处理两个没有长大的女孩,可能会让自己产生过高的代价。如果只是纯粹的为了两个小女孩,显然有些说不过去,更多的便是顺带。

    毕竟,如果真的想要获利,街上乞讨或者受难来到县城的那些女孩自然是首选,不仅容易处理,而且没有人还在意,便是官府都不会登基这样的人口。

    那么是为了医术?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人们都可以为了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反目成仇,为了一些利益杀害人,也是有可能的。

    白时看向楚君竹,平时楚君竹很少和村里交流,更是鲜少为村里人看病,也的确有些可能是楚君竹为了医术不被暴露而没有让村里的人知道自己其实是个医师。

    “怎么了?”楚君竹看着白时越来越奇怪的眼神,忍不住问道。

    “你家医术是不是很厉害?”白时问道。

    楚君竹也不傻子,自是反应过来白时话中的意思。自是笑着摇头,认为这是无稽之谈。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可能的。”楚君竹否认掉白时的想法。

    他们家是三代为医,所学所知都是带带相传,口口相授,别说是什么独门医书,便是笔记都是少的很,而通常的医书都是在市面上买的到的。

    所以,在看到白时往这方面猜测的时候,心下不由有些好笑,立马否定了。

    白时撑着下巴,表示同意的点了点头,不过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这个楚君竹身上的确没有什么可图的,这般害楚君竹究竟是为那般?

    便是白时都是迷糊了。

    白时让楚君竹在将在林子里看到的画面说给自己听。

    楚君竹点点头,认真的说了起来。

    和楚君竹说的第一遍没有多大的区别,可以看出来楚君竹也没有发现这其中哪里的不对。

    怪不得楚君竹如此困扰。

    “你印象中有谁是被烧伤的嘛?”白时问道,现在只能从黑衣人可能的身份入手。确定了黑衣人是谁后,才能有可能知道前因后果。

    “没有。”楚君竹摇头。不管是亓元村还是县城,都没有。楚君竹相信,火难这么大的事,一定是很多人知道的,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自然是纸包不住火的,而这周围的人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风声,自是没有的。

    “那是别处来的?京城?”白时皱皱眉头,毕竟这里的县城是距离京城最近的。

    但是……

    如果真的是京城的人话,那就更疑惑了。楚君竹连京城都没有去过,是谁有这样想要害楚君竹的心思呢?

    “虽然我也很困惑,但是有这样的可能性。”楚君竹点头,毕竟百两银子不是说能拿出来就能拿出来的。

    寻常人家,两银子便是可以生活一月的,而且还可以生活的不错。而百两银子,更是见都没有见过。

    能够面不改色拿出这百两银子的,的确有可能是京城里的人。

    就算是县城的大户人家,拿出来都需要肉疼一下。

    “那就有些难猜了。”白时喃喃道,觉得这件事处处都是扑朔迷离的,让人摸不着头绪。

    “哎。”楚君竹叹气。他倒不是怕死,而是……

    他还有两个没有长大的女儿,他还没和自己的妻子在一起,而且,他也不想这样死的不明不白的。

    “你说,有没有可能……”白时沉默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个火伤也有可能是对身份的掩盖。”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1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