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55岁男人找多大女人 - 美女湿处不遮图片
    亓元村:

    楚君竹将已经交完租子剩下的麻袋慢慢卷好,用一根绳子上下缠了几下,便夹在夹肢窝往回走。

    黄色的土地小路交错着,田垦上有不少的杂草,还有一些没有人管已经胡乱生长的树枝,如果不注意,就会被挂住衣服,将手上刮出一条红痕。或者是矮一点的人走着就会被打住额头,可别小看这小树枝,打着人可不是一般的痛。

    楚君竹没有想到自己一个月没有走这里,这里的杂草又多了。不得不多注意脚下的路,这个季节可是蛇经常活动的季节。

    就在楚君竹艰苦的和那些树枝与杂草作对的时候,忽然听到“哎呀”一声。这是不注意被树枝刮住或者打着的痛呼声。

    楚君竹往前又走了几步,拂开挡住自己实现的草推,只见李大山站前不远处,手上有很大一条红痕,现在更一脸晦气的看着一旁的树枝,之后用蛮力将树枝折断,在地上踩了好几下,呸了一声,左看右看,发现没人,才继续前进。

    楚君竹一惊,下意识的靠在右边的树旁,躲了起来,心下疑惑,这李大山怎么在这里?

    交租?

    也不应该!他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拿,这自然不会是去交租。

    而李大山在之前被树枝刮住手后,自是小心了很多,但是脚步依旧匆匆,只要不是特别高或者粗壮的树枝和杂草,都是一脚踏过去,只有被挡住路的时候才会一脸不耐烦的将树枝移开。

    而且期间神色慌张,不断的左右看,右手也不断的伸进裤兜握着,显然是十分的急着赶路。

    这李大山行色匆匆、神色慌张的是要去做什么?

    楚君竹眼睛盯着李大山裤兜那处看,哪里是有东西让李大山这么在意和紧张?

    能让一个庄稼汉在意的,多半是贵重的东西。

    楚君竹眼神眯了眯,蹲的更低了,以免被李大山看到,等李大山已经离开这处后,才小心翼翼的站起来,跟了上去。

    也许一路上李大山既要注意脚下、注意树枝、还要看周围是否有人,加上还担心裤兜里的东西掉了,心神十分的紧张,所以到是没有发现楚君竹的跟随。

    而楚君竹因为之前便走过这里的路,对这里的路自是十分的熟悉,也到没有发出什么声音,露出破绽,完美的跟着李大山的脚步。

    只见李大山并没有直接走完这条小路,而是在中途便换了一个方向,像周围的林子里去了,楚君竹一惊,马上躲在树后。

    而李大山前后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才踏脚进去。

    楚君竹在原处等了一会,便跟上了。只是这次跟的距离更远了,因为楚君竹又预感,自己要看到与李大山相约的人了。

    而楚君竹作为医师,自然是经常走这片林子采药,所以对于地形倒是熟悉,而让楚君竹吃惊的是,李大山对于这里的地形也是十分的熟悉。

    期间,李大山显然是更加的疑神疑鬼了,不断的向后看,走的也更快了,楚君竹知道,这是目的地要到了。

    正是这个关键的时候,楚君竹反而放缓了脚步,更加的小心,距离李大山更远了,因为他知道,这次不仅要防李大山知道,还要防范与;李大山相约的那个人知道。

    没一会,李大山站定了,左看右看。

    楚君竹也站在树后,借助数来挡住自己的身形,而森林周围的杂草多,也让楚君竹选择的隐藏身形的地方更加的安全。

    李大山这回不仅前后左右看,甚至往回走好十几步,就是想要确定是否有人跟着自己,在看到没有人后,神色一松。手在裤侧用力擦了擦,之后用撩起衣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将裤兜里的东西拿了出来,用里衣小心翼翼的擦着,显然对此十分的在意和看重。

    而李大山手中拿着的正是一个扳指,上面流转着漂亮的绿光,是翡翠色,看起来十分的贵重。

    楚君竹吞了吞口水,侧耳听着动静,不敢将头探出,因为他知道,那个李大山约的人要来了。即使他心里十分的好奇李大山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一刻钟后,就在楚君竹以为李大山已经离开要探出头的时候,便听到了“塔塔”的脚步声。

    楚君竹身形一紧,他知道那个与李大山相约的人来了。

    “怎么回事?这个时间叫我出来。”来人的声音沙哑,让人听着十分的难受,像是喉咙曾被火烧过一样。

    “我们说好的那百两银子。”李大山急急忙忙的说,声音带着谄媚。

    “百两银子?什么时候说过?”来人嗤笑出声,只是因为沙哑难听的声音让这个笑声像是被风声灌进缸子的声音,十分刺耳。

    百两银子?李大山做了什么能有百两银子?

    楚君竹心下疑惑,悄悄的探出头向外看去,虽然楚君竹能借助树来遮挡住自己的身子,而相反也让楚君竹看不太清李大山在和谁争论。

    楚君竹小心翼翼的移开眼前的树枝,就看见前面不远处的空地上有两个人。

    一个是李大山,手上紧紧握着一个东西,而另一个是则是一个陌生人。

    一个完全没有在亓元村见过的陌生人。

    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衣,让人不能通过他的穿着猜测出这个人可能的身份。只是这个人的脸上有大量烧伤的痕迹,几乎霸占了一半的脸,看起来十分的可怕,露出的手臂上也有烧伤的痕迹。这到也解释了这个人说话声音沙哑刺耳的原因,正是被大量烟熏后才会特有的。

    只是……

    这个人来找李大山做什么。

    只见李大山神色逐渐激动起来,对于黑衣人的无耻的否定,神色不满,就要上手按住黑衣人。

    但是却被黑衣人敏捷的闪开了。

    “你明明说过,只要让楚君竹进牢房,我就有百两银子的!”李大山看自己的攻击并不能威胁到黑衣人,也冷静了一下,说起了之前的约定。

    “是,我的确这样说过。”黑衣男子点点头,看着松了一口气的李大山,笑的十分的恶劣,显得脸上的疤痕十分的狰狞,“但是,现在楚君竹可不再牢里。”

    “你什么意思?”李大山的手舞起来,上前就提住黑衣男人的衣服,神色十分的恼怒。

    黑衣男子这次没有反抗,只是静静的看着李大山的着急、愤怒和不知所措,像是看一个小丑一样。

    “你们不能这样。我媳妇都死了。”最后李大山放开黑衣人的衣领,神色颓废,言语间带着哽咽,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黑衣男子依旧没有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李大山的行为,神色平静,没有说话。

    而李大山在自怨自艾了一会儿后,神色倒是平静了,像是做了某种决定,看向黑衣人,说道,“你究竟怎样才会给我这个百两银子?杀了楚君竹?”

    李大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十分的平静,像是在说一件无关其他的小事,眼神却是凶狠至极。

    楚君竹伸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他听到自己急速加快的心跳声,更加的小心翼翼,低着头,不敢发出一点的声音。

    他知道,如果自己要是被发现了,那么,自己的性命堪忧。

    黑衣男子看着李大山的样子,十分满意的笑了笑,没有在逼李大山,因为他知道现在李大山已经就是在困境中的野兽了,可以为了自己的欲望不择手段。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最不能做的便是激怒这个野兽,毕竟还没有被驯服的野兽是很容易伤人的。

    就在李大山的耐心告罄,打算鱼死网破、破罐子破摔的时候,黑衣人笑出了声。

    “到不用你这样做。”黑衣人出声,成功将暴怒边缘的李大山拉了回来,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跟我来吧,我会告诉你怎么做。”

    说完这句话后,黑衣男子便转身走了。

    李大山在原地纠结了一会儿,也跟着走了。毕竟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了,大不了便是拿着钱远走高飞,谁也不知道谁。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你手上的那个翡翠扳指是假的。”黑衣男子笑了出来。

    “什么!”李大山惊呼,看着右手上的翡翠扳指,带着恼怒,似有很多疑惑,看向黑衣人带着被骗愤怒,最后却也是不得不跟着黑衣人走了。

    黑衣人察觉到李大山的情绪变化,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微笑,看来,一只野兽要被驯服了。

    ……

    在确定李大山和黑衣人走远后,楚君竹才慢慢的站了起来,而由于蹲的有点久,身体摇晃了一下,最后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楚君竹脸色惨白,神色有些恍惚,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衣服已经湿透了,手也是冰凉的,显然是受惊不清。

    楚君竹一只知道自己坐牢的事是有人设计,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李大山为了百两银子便能杀害自己糟糠之妻,这简直就是灭绝人性。

    而且,那个黑衣人是谁?为何想要陷害自己甚至是想要取自己的性命。

    在楚君竹的记忆中,并没有哪家是发生过火难的,亓元村没有,县城没有。难道这个黑衣人不是县城的人?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1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