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充电宝能不能从充电口给手机充电 - 银行外围女宁静
    客栈内,不少人来来往往,互相打着招呼,一片喧哗。

    房间内白时抱着楚秋兰,时公子搭在白时的肩上,一副十分虚弱的样子,何青青坐在凳子上,手抖撑着脸。

    楚君竹坐在另一边,拿着水壶正在倒水,楚秋雪乖乖的站在楚君竹的旁边,十分的乖巧。

    屋内的都因楚君竹的话而愣了一下。

    “啊?怎么这么突然?“楚秋雪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家的爹爹,之前不是说过要玩在县城玩两天才回去的嘛?

    “毕竟也到要交租子的时候了。”楚君竹喝了一口茶水,缓缓的说道。

    “大家几天也玩累了,去休息吧。”楚君竹说完便出了房间,去了自己的房间。

    楚秋雪摸摸头,眼里带着疑惑。有问题,有大大的问题,以往爹爹不是这样的,今天怎么连姐姐有异常都没看出来?

    不过楚秋兰倒是松了一口气,她不希望自己爹爹看出什么。

    之后时公子不得不出去,去了自己的房间,而白时与何青青各自带着楚家姐妹在自己的房间内睡下。

    楚君竹房间:

    楚君竹愣愣的看着桌上的水壶,眼里带着沉痛与苦涩还有一丝恨意。

    楚君竹之所以回来的这么晚,是因为他一直在跟着雪兰的后面,等确定雪兰安全的到了县府才回来的。

    “雪兰。”楚君竹低低的念出了这个牵扯着自己心神,让自己的心脏总是疼痛的女人的名字。

    “啊!”楚君竹痛苦的用头撞这桌面,眼里带着恨意,是对自己的恨意。

    不知过了多久,楚君竹才停下,摸了摸额头,眼神恍惚,在位置上呆呆的坐了好一会,才起开为自己治额头上的淤青。

    他不想自己的女儿发现和担心。

    ……

    县府:

    灯火通明的走廊上,有一间房间透出光亮。

    屋内是一片华丽的装饰,雪白的虎皮地毯,红楠木的木雕,大师画作的屏风,富贵的贵妃榻,实木的梳妆台等等都显示这个房间主人的受宠程度。

    而房间的主人正是雪兰。

    雪兰坐在窗前,穿着淡蓝色的衣裳,周身笼罩在月光下,将头上的妇人发髻解散,披在背后,更显得柔顺宁静,呆呆看着窗外,秀丽的眉毛皱起,似是在为着什么而烦心,惹人怜惜。

    “夫人,老爷来了。”阿竹在背后禀告,言语间带着喜意。

    雪兰没有理会,只是看了看手上的手绢,那里是白天自己弄出的伤口,周身带着一股忧愁。

    “哈哈哈雪兰,今儿去哪玩了?可玩的高兴?”一个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微胖,脸上带着笑意,十分的和蔼,眉宇间带着一丝威严。

    “怎么?雪兰这是生我的气了?”男子走进雪兰,双手揽着雪兰,眼里带着笑意,十分的温柔,对于雪兰的冷淡没有多少意外。

    雪兰的眼神冷了冷,将男子的手拿了下来,转了一下身子。

    “怎么?碰都碰不得了?可不要忘了!你可是我的四姨娘。”男子的眉头皱起,直起身体,将手背在后面,显然对于雪兰的做法十分的不满。

    “这个四姨娘是怎么来的,你心里没有一点数吗?”雪兰清冷的回答道,言语全是冷意,面容平静。

    男子冷哼一声,拂袖走开,没有说话,看向一旁忐忑不安的阿竹,问道,“四姨娘今日去了哪里?都见了什么人?”

    雪兰的手不自觉的握紧,只是脸上依旧平静。阿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了看男子,被男子眼里的冷意和狠意吓到,颤颤巍巍的说道,“就去游船逛街了,没做什么,也没遇到什么人,就我们两。”

    “嗯,知道了。好好照顾四姨娘,出了什么事拿你是问。”男子恢复了之前温和的样子,对着阿竹警告到,之后便离开了。

    阿竹颤颤巍巍的应是,等男子走后才出去打热水,心里不断的嘀咕。也不知道这个县老爷是宠姨娘呢还是不宠呢,这两个人相处的还真是奇怪。

    但是阿竹也不敢多想,麻利的打好热水就给雪兰送了进去。

    雪兰紧紧握着的手在男子走后放松了,轻呼出声,身体向后一软,整个人有着说不出的疲惫。

    ……

    溢香阁:

    “废物!”女子摇着扇子看着地上昏倒的几个灰衣男子,脸上带着愤怒。

    自己这个月就差两个“云子”就完成任务了,谁知道竟然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

    “给我把他们弄醒。”女子有些嫌弃的看了看地上的几个人,真是没用,最后还是自己让人将他们找了回来。要不是自己手下用的人就这么几个,她是不会管他们死活的。

    “澎。”一盆水泼了下去,四个灰衣男子瞬间被惊醒了,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几个人,擦了擦脸上的水,敢怒不敢言。

    “醒了?”女子皱眉的后退几步。

    灰衣男子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然而没有一会儿,他们就觉得身上有些痒,忍不住用手饶了饶,结果皮肤上就出了好几个红点,后面是越来越多。

    “这,这是什么?”四名灰衣男子有些慌张,不断的饶着自己,看着自己身上的红点越来越多,但是却越是止不住的痒意。

    “啊!”女子尖叫着退后,“是那两个女的有问题,她们身上有病!”女子不断后退,说出自己的猜想。

    “该死!”四名灰衣男子脸色十分的难看,带着一丝惊惧,因为他们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病,是否会死人。还带着对女子的恨意,都是这个女的害的,如果不是非要抓这两个人,他们也不会有这样的事。

    “医师!医师!”女子对着外面喊着,没一会便有一个老者提着医箱进来了。

    “这……”医师的眉头紧皱,一时半会竟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心下微惊,但是看着周围的人都紧张的看着自己的样子,自然不会表现出不会自己医术不精。

    只见老者皱了皱眉头,一脸严肃的说道,“这得多观察几天,而在这几天时间最好不要和人接触。”

    “什么!难道真的是传染的?”女子花容失色,退的更远了。

    老者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让几人更加的惊慌了。

    老者留下药方便回去了,而几名灰衣男子自然也是被赶了回去。

    女子惊疑不定的站在原处,拍着胸脯,幸好没有将那两个女的带回来,不然这不知要毁了多少“云子”,要是让大人知道了,自己的小命就没有了。

    而就在女子想事情的时候,外面进来了几个人。

    如果白时她们在这里的话就会惊讶,因为这正是之前想要打她们注意的人,却被恶整的一行人。

    “这是怎么了?”老人上前问道,笑眯眯的摸着女子的手臂。

    女子将老人挥开,看了一眼几人,笑道,“这是空手而归了?这离交‘云子’的时间可不远了。”女子娇笑道。

    显然对于这一行人没有抓到人很是高兴,毕竟自己今天也才倒霉了来,看到自己的竞争对手也是空手而归,心中自是高兴的。

    “管好你自己吧。”妇人扫了一眼女子便上楼去了。

    “不管她,我们说。”老人对着女子谄媚的笑着,手不断的往下试探着。

    ……

    很显然,这个夜不平静,有不少人因为它而无法安眠。

    第二天天一亮,白时一行人便退了房,打算回村。

    不过所幸在回村的路上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也没有遇到土匪,显然是有官兵介入后,老实了不少。

    而就在楚君竹到家没有多久,村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田府:

    “楚君竹回来了?”袁先生问道,神色带着好奇,手却是不断的握紧着水壶。

    “是呀,说是无罪释放,这李大山他妻子的事和楚君竹没关系。你说这事……”下人点点头,想到楚君竹差点被误判,心中不免有些唏嘘。

    “是吗?那挺好的,让人给楚医师送点东西去吧。”袁先生笑着,挥挥手,便让下人下去了。

    “真是好运。”袁先生嗤笑一声。

    ……

    “哎,听说了吗?楚君竹回来了。”

    “是呀,无罪释放,人家官府说了,这不管他的事。”

    “幸好官府查案能力强,不然呀,这好人就给冤枉了。”

    “谁说不是呢?这做个好事,谁知道遇上这事。”

    “所以说这是好人有好报,有菩萨看着哩。”

    ……

    村里的人对于楚君竹的事讨论了好一会儿才散去,又说楚君竹运气好的,也有说这是菩萨保佑的,总之是相信楚君竹的清白的,毕竟官府在人们的心中是有一定的威望的,更何况,楚君竹看着也不像坏人。

    而楚君竹一行人在回家没有多久,便收到了袁先生派人送来的东西,有几斤大米,也有一点白面粉,心意很足。

    而周围的人看着也是十分的羡慕的,纷纷说这袁先生是好人,也有不少人上前来安慰楚君竹的,大致都是一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类的。

    自然也有受过楚君竹关照的人上前送了一些鸡蛋和蔬菜之类的,楚家门前倒是十分热闹。

    而李大山在家却是气坏了。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1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