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嵌入那小小的子宫口 - 射精多怎么回事该怎么办
    在一旁看破一切的何青青:……

    算了,我还是安静的做一个背景板吧!

    不对!我这是在保护两个姐妹,我也是身兼重任的!嗯!对的!没错!

    “白脸小子,你还是让开吧,没本事就不要往上凑。要是将你那张脸蛋给揍惨了,你可就没资本去勾搭小姑娘了。你们说是吧?”汉子对后面的兄弟们喊了一句。言语间全是戏谑,带着不屑。

    时公子:士可杀不可辱!

    正打算一瞬间雄起的时公子就被白时按在身后,以一副保护者的身份保护着。

    时公子:对!我就是弱鸡!我就是白脸!

    白时刚刚脑海里闪过了一些片段,但是都是不连续的,而且十分的模糊。她心中也有很多疑惑,但是很显然,现在不是时候。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将这些人解决,瞬间收点孝敬费用。

    白时也不知道之前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但是白时对自己十分的自信。

    说干就干,白时瞬间就行动起来。

    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时直接抓住逼近时公子的大汉的手,按住其中的一个穴位,向下扳去。

    大汉的眼神微瞪,手不自觉的跟着白时的力道,最后连忙在白时松手的间空出退后几步,抱着自己已经僵硬的不能动的手,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时。

    “怎么回事?”大汉周围的几个男人上前围着,看了看大汉的手又看了看白时。

    “老七,你什么时候怎么没用了?这是看到女人就走不动路了?”一个面向清秀的男子笑道。他倒是穿着整齐,整个人干干净净的。

    “对于不听话的猎物,不用心软。”男子拍了拍周围的几个人,笑着看向白时,眼里带着势在必得。

    “得嘞,一起上。”白时笑的更加的明媚了,眼里全是跃跃欲试,没有一点害怕。

    时公子心里一紧,眼睛里全是白时,紧紧的盯着白时,时刻的跟在白时的后面,以防万一。

    但是白时却是毫无顾忌,十分的肆意,直接上前一个点住壇中学,一个抓住手腕的鸩穴处,直接干翻了两个人。

    而这时这一群人才反应过来,纷纷去拿放在地上或者身旁的刀,但是白时却是不放过这个空隙,直接上前接连干翻了好几个。

    而时公子寸步不离的跟在白时的身后,替白时挡住身后的人,也干翻了几个。

    之后两人十分默契的后退,退到原处,和赶过来的一群人正好又是一个安全的距离。

    白时看着对面还站着五六个人,手里拿着大刀,十分的凶恶,周围的有倒在地上按住胸口的、抱着脚的,有站在一旁弯腰抱手的,但是无一例外的都是凶狠的盯着白时一行人。

    白时却只是看向站着的五六个人中的一个人,那个人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穿着一身白衣,和周围的粗衣大汉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他的手里什么都没有拿,也没有和周围的人交流,自成一个世界。

    时公子也注意到这个人了,心下十分的不舒服。

    竟然在白时的面前装逼,让白时注意到他。

    呸!阴险!

    “咳咳。”时公子十分“虚弱”的咳了两下,捂住胸口,小脸惨白,十分不舒服的样子。

    “没事吧?”白时将时公子拉到自己的身边,让时公子靠着自己,轻轻拍着时公子的背部,语气轻柔,带着关心。

    “没事。”时公子摇摇头,适时又抱拳抵着唇部咳了几声。

    白时将已经放下的手又上放了上去,轻轻的拍着时公子的背,帮他顺顺气。

    时公子:白时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自己身上,开心!

    只是,这个摸背的感觉怎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白时:和摸猫的感觉差不多哎!那在摸几下!

    何青青:……

    前面的几个大汉:……

    “原来是一对小情人儿。”白衣男子开口笑道,觉得十分的有趣。

    白时:呸!这明明是母亲和儿子!

    时公子:这小子倒是有些眼光!很不错!

    “就是一个白脸小子,直接冲过去便是。”白衣男子的一个人提议,但是却没有动作,说话的声音也不大,像是故意压低一样。

    “哎。我是一个文雅的人,不兴这些打打杀杀的。这得多不文雅呀。”白衣男子笑到,说话依旧是不紧不慢,不徐不缓,但是又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那?”另一个人看着白衣男子,表示十分的疑惑。

    “切磋也切磋了。我们也该回去了。”白衣男子笑道,转身便走了,没有看身后的人。

    身下的五个人面面相觑,周围受伤的人也被扶了起来,都是一脸迷茫的样子,互相看了看,最后看向带头的那个人。

    大汉十分的高大,身上有一种沉稳的气质,狠狠的盯了白时一行人一眼,咬了咬说道,“走。”

    “三哥!”有人不甘,上前阻止。

    “走!”大汉紧紧的盯着白时,又看了看时公子,转身走了,正是之前白衣男子的方向。

    手下的人愣了愣,最后对着时公子呸了好几声,放了几句狠话便跟着走了。

    “这次是你们运气好,下次就不会了!”

    “呸,什么玩意儿,还不是被玩的东西!”

    “真不知道三哥是怎么想的?”

    ……

    白时和时公子静静的看着已经走远的一行人,皱了皱眉,但是最后什么都没说。

    楚秋雪却是十分的高兴,直接上前抱住白时,说道,“姐姐你好厉害,这是神仙给的力量吗?”眼镜里带着纯粹的疑惑和崇拜。

    “算是。”白时摸了摸楚秋雪的头,和她一起到了树下。

    一行人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色,决定立马收拾准备继续赶路。

    路上的白时有些沉默,她看了看依旧走在后边的时公子,脚步满了下来,等着时公子。

    “还好吧?”白时看着身旁的时公子,十分的关心。

    “还行。”时公子笑的十分的清隽,加上出色的长相和贵公子的气度,十分的吸引人。

    “哎。”白时用手肘碰了碰时公子,偏头看向时公子,那双自带笑意的眼神微眯,透出一抹妖异。“你看到那个白衣的人是怎么出现的嘛?”

    时公子的眼神一暗,露出疑惑的表情,问道,“怎么问这个?”

    难道还想着那个只会装的货?

    “我记得最初是十三人,没有他。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白时皱眉,这是她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不知道。”时公子摇摇头,也是十分的迷茫,之后笑的十分潇洒,说道,“不要想这么多,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也是。”白时笑道,点了点头。

    时公子看着白时依旧低头思索的样子,神色有些阴沉。那个白衣公子一直都在,只是没有出现而已,但是他为何会在一群土匪之中?

    白时不知道时公子误会了,误会自己还在想那个白衣公子。

    她现在疑惑是自己脑海里莫名的关于一些医学的知识,这应该是以前就知道的,所以今日才会这样的自信,以至于在最初差点吃亏。

    那么以前的自己是个医师?

    白时看了看自己的手,白嫩无瑕,稚嫩润滑,没有一点关于医师这个身份的熟悉感。

    所以,自己以前究竟是什么身份?

    如果说自白时醒来没有对自己的身份产生疑惑和好奇是假的。

    一个人有一天突然醒过来发现自己脑海里一片空白,第一反应就是去搜寻自己感觉熟悉的东西,来尝试回想起相关的回忆。但是白时在醒来后却是对周围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有。

    便是之前楚家姐妹给自己看的自己昏迷前穿的衣服,自己都是一脸的迷茫。

    所以一旦抓住一点自己熟悉的东西,白时就会忍不住的去回想,去剖析,去猜测,去推翻。

    白时看着自己白嫩的手,紧紧的握住,慢慢来,总会有线索的,说不定这次进县城就是一个收获。

    想要知道自己的额身份,一直呆在一个固定且偏僻的地方是无济于事的,白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让自己想起自己身份的线索的。

    什么所谓的既来之则安之,在白时看来就是废话。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人,谈什么安心?

    时公子却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白时,脸色越来越黑,手不自觉的握紧,神情紧绷。

    还在想那个人?我不允许!

    时公子将手握住白时的手,看到白时疑惑的表情,笑的十分的君子,“小心受伤。”

    白时笑的十分的满意,对着时公子越看越舒心,哎,自己儿子真不错。长得俊还关心人!

    一回头就看到这样暧昧场景的何青青:……

    算了,让年轻人浪去吧,我就看看。

    楚家两姐妹:???

    ……

    这边的一群汉子:

    “三哥?真的就这样走了?我不服气!”一个男子将刀放在草地上,直接站起来,对着坐在地上的一个男子说道。

    “不然你要怎么样?违抗他说的?”被称为三哥的男子斜着眼睛看了看站着的男子,问道,语气十分的平静。

    但是那个站着的男子却是哽住了,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说,“我就是不甘心。好不容易碰到个这么好看的娘们。”

    “我又没说不干这一票了。”三哥也站起来,看了一眼男子,又看了看坐在地上的兄弟们。看到弟兄们一脸期待的眼神,三哥开口道,“我们当时是不得不走。他们既然是要去县城就一定会住客栈,晚上正是一个好机会!”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1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