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校花的贴身保镖主角睡女主 - 不许穿内衣不许穿内裤逛街
    之后不知道大小姐对夫人说了什么,两母女笑的十分的开心。

    春娟听着夫人开心的笑声,心想,这样真好。

    ……

    迎春县,迎春楼:

    “打听到了吗?”妖艳的女子摇着时子问道。

    “没有,县城里的人说,没有出现好看的单身的女子。不过……”下人看着女子继续说道,“不过,县城里得到一个消息。”

    “便是京城沈家的沈大小姐被找到了。皇上对于沈家大小姐的失踪十分生气,下令抓人。”下人打了一个哆嗦,继续说道,“而且,时间也很……”相近。

    “哦?关我们什么事?我们找的是玉蝉,又不是沈家大小姐。”女子笑道,但是眉眼带着寒气。

    “是是是,那我们还……?”下人小心的抬头问道。

    “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一定死了,还找什么找?”女子不耐烦的踢了踢下人。

    他们都没有看到是,这布后面还有一个人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声。

    ……

    还在忧愁怎么凑齐剩下的租子的楚君竹,没有想到的是,机会来的这么恰巧。

    一大早,就有人来拍楚君竹家的门。

    “楚大夫,楚大夫!”

    “开开门!”

    “救命呀,楚大夫!”

    “开开门呀,楚大夫!”

    随着一阵急躁的“砰砰砰”的敲门声,楚君竹打开了门。

    “楚大夫,救命,救命。”一个男子神色着急,看见楚君竹出来后直接上前抓住楚君竹的手,用力很大。

    “慢慢说,慢慢说。”楚君竹温声的安抚着男子,不动声色的将自己被抓的手抽出来。上面已经红了一大片。

    楚君竹皱眉,这男子的力气真大,没有在意的将已经红了皮肤揉了揉。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楚君竹温声的问道。

    “我……我的妻子……我,”男子脸色惨白,说话结结巴巴,舌头像是打结,说了半天说不清。

    “我妻子出事了,你……你过来看看!好嘛?”男子紧紧的用手抓住楚君竹的手,被楚君竹避过后,紧紧的抓住楚君竹的衣角。

    “好,稍微等一等。”楚君竹安抚着男子,看着男子说话都说不清的样子,心下有些烦躁,男子不说清楚,他也不能判断情况。但是看子神色着急和害怕的样子不似作伪,应该他妻子是出了大事。

    村民遇到事一般都是急乱的,很少镇定下来,说话也是语无伦次的。这种情况楚君竹遇到过很多次,所以已经有了经验。

    楚君竹很快就拿着医箱带着男子离开了。

    一路上男子不断的催促,神色着急,额头不断的冒汗,不停让楚君竹快一点,快一点。

    楚君竹为了安抚男子,让他不显得那么焦躁,决定转移他的注意力,问道,“你妻子是什么情况?具体有什么表现?”

    谁知男子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眼神带着害怕,不停的哆嗦着嘴唇,张口说了好次都没有发出声音。带着一些急躁,不停的用手拍自己的嘴,快要哭的感觉。

    “深呼吸,深呼吸,慢慢来,没事的。”楚君竹用手拍着男子的背部,想要安抚他。结果男子像是惊弓之鸟一样,看见楚君竹伸过来的手浑身僵硬,甚至额头不断的冒汗,脸色更是发青,样子看起来十分的可怕。

    最后楚君竹只能作罢,将手放下,对着男子说,“快点走吧。”

    男子点头跟上,神色慌张,结结巴巴的将自己妻子的情况说了出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大早起来,她就呕吐,之后便是……咳血,好多……好多……”男子打了一个哆嗦。

    楚君竹听着这个描述,也不好判断,心里思索了几个可能性的情况,但是具体的还是需要去现场看看。

    “我记得你家好像离何医师家近点,找他看了吗?”楚君竹突然问道,带着疑惑看向男子。

    “他、不,他不在。”男子神色紧张,催促道,“楚大夫,求求你,快点走吧。”男子哀求的看着楚君竹。

    楚君竹点头,神色严肃,快步跟上男子的步伐。

    男子很快就将楚君竹带到了自己的家。楚君竹路过何医师家的时候看到有人正在院子里煎药,是个气度不凡的陌生男子。应该是何医师的亲戚,楚君竹想着。

    男子应该十分的贫困,房屋低矮,窄小,屋顶是一个茅草堆积着的,院子里也是乱糟糟的,有两只鸡在到处走,排泄物也到处是。男子有些不好意思,将楚君竹引进自己的屋里。

    屋内有些潮湿昏暗,是真的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进门就看见左边是做饭的灶台,上面脏兮兮的放着一些碗盆,散发出一丝馊味。右边用一个拦给隔着,是一张床。床上睡着一个妇女,依旧穿着破布,甚至没有被子,床头是个小柜子,上面放着一个碗,碗里是清水。

    楚君竹走进就闻到一股恶臭味,地上黄水、血迹、饭渣、呕吐物到处都是,发出酸臭味,让楚君竹一阵的反胃。他看向一旁明显送了一口气的男子,将手中的医箱放在柜子上,看向床上躺着的妇女。

    妇女头发乱糟糟的贴在脸上,脸色发青,神色迷茫,嘴唇发干,微微张着嘴在“嚯嚯”的呼气,嘴角带着一丝黄色水迹,鼻子下有血迹,看起来快不行了。唯有安静的空气中响起急促的“嚯嚯”声显示着女子还活着。

    像是感觉有人,妇女艰难的睁开眼睛,眼神黑洞洞的,没有焦距,眼珠转了转,看向楚君竹,神色变得激动,张口发出更加急促的“嚯嚯”声,眼神带着渴求,急切的想要的起身,手伸出去,想要抓住楚君竹的手。因为总做急促,一时间喘气声更大,“嚯嚯”的声音更是急促,给人快要到头断气的感觉。

    “深呼吸,深呼吸。”楚君竹没有去抓住女子的手,温和的看着妇女,眼神带着安抚,声音十分温和,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

    果然妇女在楚君竹的声音中慢慢的平静下来,静静的看着楚君竹,眼神执拗,黑洞洞的,带着绝望和祈求。

    楚君竹将医箱打开,拿出银针和手帕,打算给妇女看诊。

    谁知楚君竹刚刚将手帕搭在妇女的手上,妇女看着平和的楚君竹和他手上的银针,眼里带着渴望,那时将死之人对于生的渴望的眼神,黑漆漆的,没有光亮,固执的看着一个方向,像是抓住最后一株稻草,疯狂的扭动着身体。

    “怎么……”楚君竹的话还没有问出来,就看见妇女抓住自己的衣角,艰难的发声,“楚、大夫,救、救……”

    “我会尽力的。”楚君竹将妇女扶在床上睡着,安抚着。妇女逐渐安静下来,不在争吵。

    楚君竹安抚好妇女,看向刚刚妇女抓自己衣角的手,手上带着一个银镯子,楚君竹移开了眼神,将手帕放在妇女的手腕上,开始把脉。

    生机薄弱,但是却不是中毒的现象。楚君竹皱眉,上前翻开妇女的眼皮,泛白,之后看了看妇女的舌头,神色更加的严肃了。

    就在楚君竹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妇女睁开眼睛直直看着楚君竹,楚君竹被看得后背一凉,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却被妇女直直的抓住手腕,让他挣脱不得。

    “你冷静一下,放松放松,我给你开药。”楚君竹的声音依旧温和,带着可以安抚人的意思。

    只见在楚君竹这句话说出来没多久后,妇女的眼神开始扩散,口中不断溢出鲜血,就是鼻孔也不断流出血,看起来可怖至极,没一会妇女就断气了,那双眼睛依旧直直的黑洞洞的盯着楚君竹看。

    “啊啊啊啊啊!”在楚君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旁边的男子尖叫出声。

    “是你,你这个杀人凶手!你害死了我的妻子!是你!是你!”男子神色激动,眼神通红,整个人像是一个发怒的牛,眼睛瞪的很大,手指直直指着楚君竹,带着颤抖,脸上的表情更是难看,扭曲至极。

    “不是我,你冷静点。”楚君竹将手抽出来,看着上面又添了一个伤口,眼神微冷。

    “是你,就是你,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去告你。”男子的声音更加的大了,带着指责,脸色通红,瞪着楚君竹,不停的给楚君竹治罪。

    这边的吵闹很快就将周围的人吸引过来了,特别是听到了“死人了”,“杀人了”之类的话,心下不仅是害怕,更多的是好奇。

    好奇的村民都纷纷跑了过来,想要目睹第一案发现场,然后将此作为人生奇谈。

    “怎么回事?”

    “好像是李大山家,发生了什么事?”

    “何医师,何医师!”

    “……”

    屋内的男子也就是村民口中的李大山,在看到蜂拥而至的村民时不仅没有露出惊慌,反而整个人都镇定下来了,带着恶意看着楚君竹。

    楚君竹将手上的医箱收好,“我得回家了。”

    李大山没有抓住楚君竹的手,反而是直接抱住楚君竹,嘴里大喊道,“你这个凶手,害死了我的妻子,还想走!”

    楚君竹本就是读书人,力气本就不大,被李大山一拦住,更是进退不得,外面听到声音的人都纷纷进来看看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是谁开始尖叫,周围的人纷纷传来尖叫、咒骂、呕吐的声音,十分的嘈杂,嗡嗡嗡的,又喊又叫,乱的不成样子。

    “官府办案,闲人退散!”几个穿着官府衣服,腰上挎着刀的人大摇大摆的进来了,看到这么小的一个地方乱成一团,皱眉,高声问道,“怎么回事?”

    ……

    “白时!白时!楚秋兰!”

    “楚秋兰,楚秋雪!”

    “砰砰砰”

    正在做手工的白时三人面面相觑,最后白时起身去开门,楚家两姐妹跟在白时的身后。刚刚走到门口,正打算将门打开的白时就听到“砰”的一声,门开了。

    白时皱眉看着眼前扬起的大片灰尘,用手挥了挥,楚家两姐妹被呛的直接咳了起来,灰尘散去,白时和时公子面面相觑。

    时公子:!!!!!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0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