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爸爸不要了小喜儿免费 - 陆少的秘密恋人韩愈
    要是早知道是这样的话,自己一定不会把这个疑似有点傻的时公子带出来。

    还真是有点丢脸。

    何青青看着瘦弱的楚家姐妹委屈巴巴的低着头拉扯着白时的衣角,心里更难受。一定是被时公子的眼神吓到了。

    楚家姐妹:我天!三口,三口吃完了!厉害!

    众人心思各异的在大树下休息,之后和谐的相处了一下午,将各自的事都做完了。

    就在何青青和楚家姐妹说再见的时候,时公子突然将手中的锄头“哐当”的一声丢在地上,吓了楚家姐妹和何青青一跳,就连周围还在干活的人都注意到这里了。

    楚家姐妹和何青青严阵以待,害怕时公子做出什么过激的事。

    楚家姐妹&何青青:因为食物太难吃,要发生战争了吗?

    时公子不管周围人的想法,笑的和善,眼神十分的真诚,走向白时,问道,“你叫什么?”

    白时看向时公子,挑了挑眉,斜着眼睛看向时公子,没有说话。

    她在纠结,是给还是不给!

    毕竟,他长得也就只比自己差一点点,这样颜值的人配和自己做朋友。

    但是!对方好像是个傻子!

    一时间,白时有陷入了烦恼。

    果然,世上像自己这么美又聪明,这么完美的人怕是自己了吧!

    啊!无敌就是寂寞!

    时公子一瞬间的哽住,只觉得有些血气上涌,被白时那一瞥看的心神激荡,不自觉的握紧自己的手掌,面上看起来十分的冷静。

    众人把白时思考的样子误认为以为是在拒绝,楚家两姐妹连忙上前拉着白时,示意赶快离开。

    白时不明所以,但是看着两个小萝卜有些害怕的样子,心下一软,眼神一飘,瞬间忘了自己在烦恼什么,马上跟着她们走了。

    啊!被小可爱们围着的感觉真好!

    走远后才想起白公子这个人,转身瞥了时公子一眼,表达自己明天告诉他自己名字的意思,眼神不自觉的流转着水意,。

    时公子觉得胸口发热,感觉自己像是淌在白时眼中的那抹春水中,忍不住沉溺。最后强制性回神,对着白时点了点头。

    白时也点了点头,表示满意,露出笑意,这个看起来只比自己长的差一点点的男人很上道嘛!

    她以为时公子懂了自己的意思。

    楚家姐妹拉着白时快速的走了。

    时公子没了之前的笑意,皱着眉,神色严肃,不苟言笑,郑重的将锄头捡了起来,像是在思考什么人生难题一般,直直的往前走。

    只是眼神有些飘忽,刚刚她是在给自己媚眼吗?

    不会吧?为什么呢?难道她喜欢我?

    啊!她居然喜欢我!

    时公子的表情越发的沉重了,神色越发严肃,只是心里却是越发的燥热了。看的何青青胆战心惊,这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是要去干什么?

    周围吃瓜的人不明白什么情况,只看到了男子去问白时姓名,只是被白时拒绝了。他们觉得一定是时公子表情太凶的原因。

    吃瓜的人:哎,现在的小伙子追求人也是不容易!

    这边白时三人已经到家了,楚家两姐妹心有余悸的看着后面,发现没有看见那个凶神恶煞的男子,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小小的吐了一口气。

    两姐妹在忧愁,商量着要不要明天不让白时去田地了,但是最后被否决了。因为有白时在,这效率大大的提高了,而且马上就要点种了,还需要加一把劲。

    两姐妹想着要是两人真的争吵起来,她们一定要在旁边拉着。

    天知道为什么两姐妹总是以为那个时公子是个随便什么人都打的人。

    虽然之前对那个笑起来亲亲和和的大哥哥很喜欢,但是现在不喜欢了!

    现在她们正在心中盘算明天带什么东西可以对付那个时公子,只是最后都发现好像哪个都不可以。那个时公子一板起脸,就凶恶的很,一定不会害怕这些农具的。

    两姐妹更忧愁了。

    ……

    第二天,何青青依言给白时三人带了东西来,楚家两姐妹吃到何青青带的饼,开心快哭了。

    自己终于不用吃白时做的饭了。

    之后相处到算和谐,只是中间白时来找时公子的时候,让几人有一阵的疑惑。

    只是白时垂头看向坐在地上吃饼的时公子,丢下两个字就走了。

    我这样一定美美哒!

    何青青听见了,说的是,白时。

    这是她的名字?

    之后时公子便陷入了迷之沉默,眼神莫名的想着这两个字,背影深沉。不过幸好的是,时公子没有说什么,这是安安静静的呆在一旁。

    她主动来找我!居然这么喜欢我!

    啊!名字和我的也好像!

    时公子的沉默让何青青送了一口气,虽然平时时公子没有什么架子,像是和谁都能聊得一起,说话也有些吊儿郎当,像个纨绔子弟一样,但是何青青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点怵他的。

    果然之后双方相处和谐,很快就到了黄昏说再见的时候。

    在何青青和楚家姐妹不知道的情况下,白时和时公子已经完成了眼神交流。

    白时看向一旁依旧啃着自己干粮的时公子,觉得舒坦,她也觉得自己做不难吃。给了时公子一个“志同道合”的眼神。

    时公子低下头,默默的咬着干粮,眼神飘忽,耳朵通红。

    啊!她又看我!又看我!

    在时公子对自己做的干粮表示满意的时候,白时已经时公子当做同种口味的一类人,看了一眼正在翻土的时公子,自己做自己的事了。

    时公子低下头,沉默的翻土,更加用力了,发泄自己多余的精力。

    啊!别在看我了!我是个正直的人,不会有什么邪恶的想法的!

    之后双方相处十分和谐,说了再见后便各回各家了。

    在白时回家的时候,便看到已经做好饭的楚君竹。

    他从县城里回来了。

    “爹爹!”楚秋雪十分的兴奋,直接跑向楚君竹。

    “哎。”楚君竹将楚秋雪抱起来,问道,“想我了吗?”

    “爹爹,我好想你,超级想,想得不得了!”楚秋雪显然十分的高兴,手舞足蹈的向自己的爹爹展示自己对他的思念的大小。

    楚君竹被逗的哈哈笑,将楚秋雪放下,抱起了抿唇站在一盘,但是眼里明显透着渴望的楚秋兰,问道,“小秋兰呢?有想爹爹吗?”

    楚秋兰的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角,唇抿的更紧了,低下头,小声回答,“想。”

    “爹爹也想你们。”楚君竹一人亲了一下额头。

    楚秋雪摸着额头直笑,说全是汗水。楚秋兰也默默的摸着额头,露出笑意。

    “好啦,开饭了。”楚君竹笑道,让他们去洗手。

    在饭桌上楚秋雪将这三天发生的事给楚君竹说了,特别是说道完成的工作量上,更是十分的自得,等着楚君竹的表扬。

    楚君竹没有让她失望,三人碗里夹了菜来表示夸奖。

    “爹爹,租子凑齐了吗?”楚秋雪好奇的问道。

    “还差一点点。”楚君竹有些忧虑,心里想着还差的租子怎么办?

    “爹爹,要不给袁先生说一下,让宽容宽容几天。他是好人,会同意的。”楚秋雪提议道。

    楚君竹皱眉没有说话,只说还有几天,他会想办法,让白时他们不用担心。

    ……

    田家:

    “楚君竹回来了?”袁先生坐在主位,旁边放着茶,问着下人。

    “对。我看见了。”下人回答道。

    “打听清楚了楚君竹出去干什么了吗?”袁先生喝了一口茶,带着笑意。

    “是去县城交换药材。”下人看着温和的袁先生,继续说出自己的猜测,“可能是去凑租子,还有几天就是交租的时间了。”

    “交租?这倒是。凑齐了吗?”袁先生问道。

    “我看那样子是没有,他跑了好几家医馆,最后才回家的。”下人继续说着,但是白时带着疑惑,显然明白为什么袁先生突然打听楚君竹的事做什么。

    袁先生看出了下人的疑惑,笑道,“同为读书人,要是他有什么需要,我自然是想着能帮一点是一点。”

    “袁先生真是好人。”下人恭维到。

    “下去吧。”袁先生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笑的温和,眼里露出愉悦,心情很好。

    还没凑齐租子呀?我就帮帮你吧。

    袁先生慢悠悠的将水倒入茶杯,看着茶杯冒出白蒙蒙的雾气,将他的面容半遮半掩,看不清楚。

    这边下人退下了,出来后便遇到另外一个下人,看穿着衣服的样式,比他高一级。

    “袁先生跟你说了啥?”高一级的下人问道,眉角出带着一块刀疤,约有3、4厘米长。

    下人将事情说了,这也不是什么私密的事,他也没有什么顾虑。

    说完之后还感叹一句,“这袁先生真是个好人。幸好我是在他的手下做事。”

    带着刀疤的下人只是冷笑一声,没有说话,看见他走了之后,对着袁先生的方向吐了一口口水,

    周围路过的几个下人见怪不怪,这个人看不惯袁先生,每次都对着袁先生冷嘲热讽,还骂袁先生是天生的狗。

    但是每次袁先生都只是温和的笑笑,没有跟他计较,还对他很好。就是他那眉角的伤都是袁先生找何医师治的,不然的话说不定眼睛就瞎了。

    有人看不惯他的做派,上前说了几句,被他给凶狠的瞪了回去。其他的人也不再说话,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了。

    他们只是一个下人,做好自己的事变是了,管其他的事干什么。

    ……

    与此同时,京城沈家。

    最近春娟也是十分的开心,因为夫人总算不郁郁寡欢了。

    之前在沈大小姐回来时,夫人天天以泪洗面,闹着回娘家,天天呆在祠堂,甚至有时候还说着胡话,说大小姐不是自己的女儿,是妖怪。

    但是时府那么多人都看着,这分明就是大小姐,怎么会是妖怪呢?

    妖怪能知道大小姐还有时府一些下人的事?

    在之后大小姐在祠堂里找过夫人之后,夫人终于解开了心结,开始亲近大小姐,对大小姐比以前还好,也不说那些奇怪的话了。

    春娟觉得大小姐说的很正确,这夫人就是过不了将她弄丢的那到坎,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的女儿,现在在大小姐的开导下解开了这个心结。

    自然也就不会说那些奇怪的话了。

    看着夫人和小姐的感情又回到了以前,而且夫人的身子也越来越好,春娟心里就觉得高兴。

    “捐儿,那汤熬好了吗?时儿都馋了。”妇女温柔的声音传了出来,语气里满是对自己女儿的疼惜。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0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