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哪些人容易染色体异常 - 人类什么时候灭绝
    “我娘亲在里面?”

    “是的,大小姐。”

    妇女马上擦干眼泪,背诵着《大金刚》,她不能在这个妖怪面前露出任何的端倪,不然自己甚至时府很有可能就会完。

    “吱丫”,门开了,一个白衣女子进来了。

    ……

    迎春县,迎春楼:

    “跑了?”一个巨大的响声在屋内响起,之后“噼里啪啦”的响了好一会儿。

    屋内一片杂乱,主位上坐着一个女子,摇着时子,咬牙切齿。

    “是的,是的。”下人唯唯诺诺的声音响起来。

    “没找?”女子瞪了过来。“这可是400两银子!以后就靠着赚钱的,给跑了?”女子气不过,拿着时子时了下人几巴掌。

    “找了。她混进一个拉车队,去了单茂县,在追的时候从一个高坡上滚下去,估计……”下人抬头下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女子,话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很明显,活不成了。

    “废物!”女子踢了下人几脚,喝了口茶,时着时子让自己消气。

    “去打听下,单茂县最近有没有陌生女孩出现。”女子摇着时子,吩咐道。心里盘算着,看来是要换个花魁了。

    真是晦气!

    “是。”下人领命,退下了。

    ……

    新的一天依旧如约而至,白时和楚家姐妹一大早就去了田地里干活。

    她们今天决定在翻一次土,之后才点种。

    白时注意到他们旁边的田地也被翻过了。

    楚家姐妹说这是何医师家的地。

    她们之所以知道是因为这块地不是租的地主的,而且何医师家只有一老一少,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只是以前只有何青青在地里干活,今天多了一个俊秀的男子,男子虽然穿着一身粗布衣,但是依旧掩不了那身风华,如墨的头发简单的扎起,潇洒飘逸。

    男子长相俊美,而且说话态度也是十分的亲和,完全看不出疏离,像是和谁都可以谈上两句,笑的也是儒雅,风度翩翩,十分的受人欢迎。

    周围的在地里干活的一些妇女都纷纷上前,问何青青这是谁。

    何青青统一的回答,远房表哥。

    楚家姐妹:莫名觉得耳熟。

    白时和楚家姐妹在昨天磨合了一天后,现在合作起来越发的顺畅,速度比昨天还要快。

    平常人在前面啦着犁,不仅弯着腰奋力前进,还满头大汗,十分的狼狈。但是白时却看不出一丝的狼狈,神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却看得出来十分的轻松,甚至没有流汗,除了接触犁的地方脏乱,其他都是干干净净的。

    白时面容精致,眼睛很大,眼角略长,看着你的时候感觉如一滩春水一般,眯着眼时透出一股妖异,便是试不试的瞥一两眼,都像是在勾人一样。只是白时看人时眼神十分的平和,让人总有一种恨不得让那春水泛起涟漪的欲望。偏偏周身气息是干干净净的,弯着眼笑起来像个讨人怜的小奶猫。

    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像是有什么让人感到愉快的事,让周围的人都在不自觉的被白时吸引。

    周围的人很快就注意到白时这一边,带着惊叹,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子力气这么大。

    而同样受关注的是何青青这边,这边的效率一样的高效,而且只有男子一个人在做,完成的速度很快。

    一个人抵十个人,看的周围的人一阵眼热。真想换一个亲戚。

    时公子自然也注意到了白时,第一个反应是:真好看!

    之后在干活的时候总是时不时的注意着白时这边。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时公子的速度和白时那边一模一样,有时候甚至连转身都是一样的时间。

    因为两家田地隔得很近,所以在休息的时候也是在同一个大树下休息。

    楚家两姐妹拿出干粮开始吃,周围的干活的人也都开始休息,吃起了中午的干粮。

    只有何青青这里,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坐着,啥也没做。

    何青青看了看周围,发现不仅没有干粮,甚至连水都没有。

    她才想起,今早因为自己早早的去采药草,这些东西都是叫时公子准备的,再加上她忘了叮嘱,所以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两人只带了锄具,其他啥也没有。

    一直以为回家吃饭的时公子:……

    楚秋雪看到了何青青的囧境,对着白时和楚秋兰说了些什么,拿着东西向两人走来。

    “你们先将就吃着吧,不要嫌弃。”楚秋雪说着,将东西递给了两人。

    何青青带着感激接过了,承诺明天给她们带东西。

    楚秋雪表示没有关系,乡亲们互相帮助。

    走到一半突然想到什么,转身对着两人说道,“可能味道让你们不习惯。”

    何止是不习惯,那简直是无法下咽。楚秋雪默默的想着,看向一旁做出这个东西的罪魁祸首,白时。

    忧伤摸了摸自己的胃,真希望爹爹快点回来。

    开始何青青只是以为这个小女孩的客气话,在吃下第一口的何青青:……

    还真是挺不习惯的。

    何青青默默的扯出一个微笑,告诉自己,其实多吃几口就会觉得好吃了的……才怪!

    但是这是别人好心给的干粮,何青青自然不会做出什么吐出来的事,只好一口一口慢慢的咬进去,告诉自己,自己吃的是炸鸡。

    这样一想,感觉还真的有炸鸡味道,似乎好吃了呢。

    楚家姐妹敬佩的看着何青青大口大口的将干粮吃了进去,是个狠人。

    没有味觉的时公子:……

    “这是谁做的?”时公子突然问道,看向那边的三人,其实只要是看向白时。

    何青青看着说话一向温和的时公子,此时正面无表情并且皱着眉,一副找茬的样子,心下惊觉不好。这时公子平时大大咧咧的,觉得啥都无所谓,只有在吃的方面十分的挑。

    平时吃她家的饭也都是这么愁眉苦脸的样子,何青青想着以前一定是一个娇身惯养的贵公子,一定没有吃过这样的食物。

    就是自己都有些食不下咽,更不要说是这个对食材要求很高的时公子了。

    何青青带着担忧,歉意的看着白时三人,希望他们不要计较。

    楚家姐妹也以为这个时公子是找茬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完时公子的问题后,下意识的便回答了他。

    楚家姐妹指向白时。回过神后,眼里带着担忧,有些害怕的看着时公子,很怕时公子突然起身来打他们。

    她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自己要被打的感觉,心里快害怕的哭了。

    只见时公子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看向白时,等白时看向他的时候,露出一个笑,自认为笑的十分的灿烂,十分的迷人,还特意压低声音说道,“真好吃。”

    众人:……

    楚家姐妹:这说的是反话吧?

    莫名感觉害怕,楚家姐妹悄悄的退到白时的身后。

    何青青看着害怕的姐妹,心下十分的内疚,她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公子对吃的要求这么高。这个时公子该不会是记恨上这家姐妹了吧。为了一个吃的,也……也不至于吧……

    何青青觉得更加的内疚了,明明别人好心帮自己,结果反而还害的他们害怕。

    她们不会以为自己也是一个凶恶的坏人吧?

    何青青表示心很累。

    白时在听到时公子这句话后,心下高兴,在看见时公子长得还很不错的样子上,对他笑的更开心了,表示赞赏,很识货。

    白时有五点不能容忍否认!

    一是自己长得美!二是自己做啥都很优秀!三是自己智商高!四是自己长得美!五是自己长得美!

    白时表示世上恐怕只有自己这么完美了吧!

    哎,无敌就是令人烦恼!

    看到白时的笑,时公子更加的亢奋了,耳朵直接给红透了,心想,笑起来更好看!

    只见时公子三下两口将干粮吃进去,还砸吧砸吧了一下,对着白时邀功。

    楚家姐妹:这也是个狠人!

    何青青:对方小姐姐笑真好看!像春天的花一样!

    等等!自己的思维是不是跑向了什么奇怪的地方!

    白时看着笑的有点奇怪的时公子,目光不自觉的带着一点嫌弃,之前还觉得长得就比自己差一点,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个傻子。

    然后又开始烦恼了。

    果然,世上只有自己长得这么好看!

    哎!无敌真是寂寞!

    时公子看见白时的神色,马上一下就严肃起来,心下一紧,不自觉的认真对待起来,自我反思,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啊!难道她不喜欢我吃的太粗暴?那我以后一定细嚼慢咽,好好的品味。

    一定要让她为我迷人的风采而颠倒!

    歪打正着找到症结所在的时公子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

    看见远处没有理会自己的白时,时公子沉默的坐在一旁,神色更加的严肃了。

    这幅画面在楚家姐妹和何青青的眼中便是,白时对于时公子的挑衅态度用转身和漠视表达不屑,而被看地的时公子十分的不爽,同样用阴沉的背影表达嘲讽。

    楚家姐妹&何青青:这一定是因为食物太难吃了!

    何青青心里想着明天一定要多做一点好吃的带给她们吃。

    现在何青青除了内疚还有就是后悔,她的想法是这样的。

    吃这么难吃的干粮=家里一定很穷——就算是这样,还是愿意将干粮分出来=十分的善良——结还被时公子嘲讽,被凶恶的对待=自尊受到了伤害。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0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