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插老师小穴高潮 - 公寓之夏日记事上
    但是奇异的是,男子身上没有外伤,周围的地方没有任何兵器,甚至没有一丝的血迹。就是旁边的草地都没有丝毫的杂乱,这显然不是第一现场,到像是凭空出现的。

    虽然何青青感到疑惑,但是何青青还是将男子带回家了。

    男子身上没有什么伤痕,但是体内中了毒,这个毒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可能会十分的棘手,但是对于何青青来说就是小意思。虽然何青青还是一个实习医生,但是在大学的课程中,她每科都是A+。

    所以对于高材生何青青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大的问题是男子在之后一直不醒,这让何青青十分的不解。男子身上的生机十分的旺盛,按理说,男子应该醒了的,但是事实上男子一直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昏睡着。

    直到一天下午,男子突然睁开眼睛,然后生龙活虎的坐了起来。

    如果不是之前何青青确信男子一直昏睡着,她也真的是以为他是装。

    只是在男子醒后,何青青又面临着另外一个问题,那便是——男子失忆了。

    何青青一时有些震惊,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那些穿越小说经常遇到的情节。穿越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捡到一个受伤的男人——男人失忆了——两人相爱——男人恢复记忆——开启争霸之路。

    这明显女主的情节居然被自己遇到了???

    何青青的心情十分的复杂,心里面依着那些小说的套路,将男子昏迷时的衣服拿给男子,希望男子能够找到什么信息。

    果然,男子随身佩戴的玉佩上写有一个字:时。

    看到这个字的男子,心里划过一丝熟悉感,莫名的觉得开心。

    何青青想着那些小说的作者的脑回路,一定是会将男主和女主的名字起的十分的霸气、罕见。所以这个“时”字一定是姓。

    于是何青青便叫男子时公子。

    时公子听到这个称呼,心下闪过喜意,但是面上不动声色。时公子本就是凌厉的长相,不苟言笑,所以心里有什么想法,面上还真是看不出来。

    因为时公子失忆了,所以暂时在何家住下了。

    但是何青青对于男子身上的奇妙表示好奇。心想着这不会就是所谓的什么剧情力量吧?

    其实如果将男子和白时苏醒的时间相对比,就会发现,男子是在白时醒来后才清醒的。

    但是何青青以及时公子都不知道这些,都暂时和谐的相处了,时公子也慢慢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

    因为夏季就要来了,所以现在正是人们在田地里忙碌的时候,主要的便是翻土、播种、洒水等,不让土地在夏季变的干涸,也让春天种下去在秋季能够有一个好的收获。

    楚家的土地是租的地主的,一家人不仅要靠这个田地吃饭,还要交租子,可以说是日子过的紧巴巴的。

    而每年的4月初、7月初、10月初、12月末都是集体收租的日子。

    这个集体收租是指地主会在这些日子前便会派人家家走访,去给租地的人提个醒——要收租了。而也就是这四个日子是全村人统一交租的日子,其他月份则是按照之前租地时规定的日子交租。

    而现在马上就要到4月初了,但是楚家的租子并没有凑齐。

    主要是救治白时花费了大量的药材,在白时昏迷期间,楚家两姐妹都在家里照看白时,没有和他一起去田地里干活。再加上多了一个吃饭的人,家里的开销逐渐变大。

    本来楚君竹是在家里留了一些药草就是为了拿去县城换钱来凑租子,但是因为给白时治病,所剩下的药材并不多,之前去县城换掉了,大多的钱用来买了一些生活上需要用的,剩下的不多了。

    而现在又正是播种的时节,自然是还没有粮食,而家里的存粮也不多了,到现在都没有凑齐租子。

    为此楚君竹有点烦恼,看到白时的时候十分的心塞——不仅没有得到医治费,还倒贴很多。

    楚君竹越发的忧伤了。

    晚上在饭桌上,楚君竹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明天我去采些药草拿去县城里换钱,凑足租子,你们去田里干活,我会在收租前回来。”楚君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楚家两姐妹懂事的点了点头,没有闹着不让楚君竹不出去。

    晚饭有些沉闷,因为明天楚君竹的外出。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人都起来了,楚秋兰为大家做了饭,将昨天做的一些饼放在包裹里让楚君竹带上。

    楚秋雪吵着要楚君竹抱,楚秋兰在一旁抿着唇,眼神也透着渴望,但是没有说话。

    楚君竹两个都抱了,亲了亲额头,对着三人摇了摇手,便走了。

    “爹爹才走,我就想他了。”楚秋雪的声音闷闷的,看着前面,那里已经没有了楚君竹的身影。

    “好了。等下还要去干活。”楚秋兰挡住了楚秋雪的视线,将她的身子转了一圈,去屋里拿锄具。

    两姐妹带着白时来到自家的田地里,一路上看到不少同样的人也是去田地干活。穿着麻布衣服,将锄具扛在肩头,脖子上挂着一块布,腰间挂着竹筒,里面装着水,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小包裹,那是今天的干粮。几个人遇到便会打一声招呼,便是楚家姐妹,也是有人和她们打招呼。问到白时是谁,楚家两姐妹都说是远房表姐,都带着好奇的眼光看着白时,眼里带着惊艳。

    这是白时第一次出门,看着交错的小路和整齐的田地,有的田地上已经有了很多的小绿苗,在清晨的风中摇曳,还带着露水,摇头晃脑的,风一吹就是一大片,十分的可爱。

    白时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楚家的田地里了。

    这块地不大,已经被翻土一半了,剩下的一半上面长着杂草,很多砂砾铺满在上面,这并不是一块很肥沃的地。

    而白时一行人的目的就是两天时间内将剩下的地翻好。

    最开始白时不会翻地,在楚家两姐妹的教导下,很快就将这个技能练成了满级。

    因为白时的年龄是三人中最大的,所以白时在前面拉犁,而楚家两姐妹则在后面推着走。

    以往楚家两姐妹都会觉得十分的费力,因为后面的人在推动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往下推动,犁下面的翻土的地方总是会在越往前面走越往土下,越来越深,之后越来越难推动,花费的力气十分的大,不仅对于后面的人吃力,前面的人也是受罪。

    但是这次却是相对的轻松。

    白时在前面保持着平衡并且用力拉着,在当犁要往下更深处去时,总会一个用力往前拉,之后就会回归原轨。楚家两姐妹也找到了规律,三人的合作慢慢的顺畅起来。

    虽然其中还是难免会有突发情况发生,但是都被白时很好的解决了。

    由于三人协作的很好,可以说效率便高了很多,光是上午时间就翻土了一半,看的楚家两姐妹十分的自豪。

    同时对白时的表现也是目瞪口呆。

    她们没有想到白时看起来十分的柔弱,但是力气却是这么大。

    的确,拉犁必须要力气大,不仅需要将土翻动,还需要应对其他的情况,没有大的力气是不行的。

    周围田地的人也是纷纷的去树下休息,拿出干粮开始吃了起来,相互的几个人开始聊天。还有几个将上衣脱掉绑在腰上,不断用脖子上的布擦头上汗的男子,喝了几口水,发出“哈”的声音,显然十分快活。

    白时三人也去一个树下休息了,三人打算一鼓作气将剩下的一半的土给翻完。想到本来是两天的工作量。现在变成一天,心下就十分的振奋。

    在三人吃干粮享受清凉的时候,有个妇女走了过来。

    妇女也是穿的麻布衣服,带着补丁,皮肤黝黑,但是五官端正,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但是在妇女靠近时,楚家两姐妹都下意识的皱眉。

    妇女将手中的饼递给她们,对着楚家两姐妹问道,“你们爹爹呢?”

    “爹爹去采药材了。”楚秋雪回到,并没有拿妇女的饼。

    “这是?”妇女看向白时,问着楚家姐妹。

    “远房表姐。”楚秋雪皱眉,不喜欢这个婶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

    “哦。长的可真俊。”妇女有些讪讪,看出了楚家两姐妹的不喜,将手中的饼放在行楚秋雪的怀里便走了。

    周围的人看着这一幕,都纷纷开口。

    “张寡妇,你这是就去问楚大夫的事?”

    “是呀,你怎么光盯着这楚大夫不放?”

    “这让大壮怎么想?”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笑着看着妇女。

    妇女也不觉得害臊,问啥答啥,笑眯眯的。

    “咋的,不行?”

    “关这大壮什么事?”

    “倒是你,你家汉子又去李春花那里了吧?”

    双方来往了几句,慢慢的话题就转移了,不在拿着妇女打趣。

    妇女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在树下吃起了饼,没有理会众人。

    周围一些三三两两的妇女聚集在一起,悄悄的吐口水,骂着不要聊,狐媚子。之后便也加入了另一个话题。

    这个话题是之后不久会有其他村的人来这个村。

    两个村和为一个村。

    “来什么来?这地就这么点,来了我们喝西北风?”一个壮汉嘴里咬着干粮,含混的说道。

    “哎,我可是听说了,还会有几个大富人家。”另一个男子喝着水,神神秘秘的给周围的说。

    “真的假的?”周围的人纷纷转头看向男子。

    “可不是?”男子慢悠悠的说着,“我可想好了,去谋一个家丁来当,这得钱比种田来的快。”

    “有这等好事,那我也去!”周围的人纷纷在说。

    “你以为这么好当?你识字吗?懂什么规矩吗?真以为是谁都能当上的?”另一个壮汉毫不留情的打击到。

    “啊!还有这些要求?不都是干些力气活吗?”

    “力气活?给你那么高的月钱,你就做梦吧。”

    “可这读书人谁会愿意去做个家丁?”

    “可不是有,那个袁先生……”

    之后周围的声音纷纷的小了下去,很快就被另一个话题给盖过了。

    白时静静的听着他们的讨论。

    两村合为一个村?

    这可不是好事,是出了什么事吗?

    “这个饼可真好吃。”楚秋雪出声,吃的饼正是刚刚张寡妇给的。

    “你是想多一个哥哥是吧?”楚秋兰没有好气的说道。

    “可是……真的好吃呀。”楚秋雪的声音弱弱的,继续咬了一口。

    楚秋兰哼了一声,“就是拿来骗你这样的傻子的。”也咬了一口张寡妇给的饼,心里想着,这是不吃白不吃。

    白时在两姐妹的解释中得知,这个张寡妇经常来找楚君竹,并且给楚家两姐妹送些饼,楚君竹会将自己的一些书借给张寡妇算是感谢。因为她单独抚养了一个孩子,是个读书人,秋天的时候就要去进程进行科举考试。

    张寡妇虽然在村子里的风评不怎么样,但是对孩子却是极好的。一个女人下地干活、刺手绢、做饭、去地主家做帮工来零零碎碎的赚些钱供养儿子,就盼着儿子能考出去,争口气。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0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