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送自己老婆给上司 -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干
    气的肝疼!

    一定要把她给送走!

    楚君竹心里不断对着自己说道,“悬壶济世民传颂,救死扶伤国亦安。”等将女儿哄好,自己也心平气和了,不再理会白时,走向自己晒药草的地方。

    楚君竹小心翼翼的将它们放进袋子里,十分小心的保护着药草的根部,神色认真,眼里全是对药草的爱怜,这是要拿去换钱的。

    天夕阳将天空大半渲染成橘红色,温和的洒下光辉,下面是神色温和的医师正一脸爱怜的摸着药草,怎么看都是一副美好的画卷。

    要是没有白时突然出现的声音就更美好了,这是楚君竹心中的想法。

    “小三七让你得给孩子们做饭了。”白时笑嘻嘻的用手弹了弹三七的根部的泥土。

    楚君竹的动作一顿,看向自称孩子的白时,不经意的问道,“你会医术?”

    其实楚君竹这是留了一个小心思的。

    他没有问“你认识草药?”而是直接跳过这一环节,问的“你会医术?”

    因为认识药草不一定会医术,但是会医术却是一定会认识药草。

    白时顿了顿,点了点头。

    “你以前是医师?”楚君竹问道,将药草都整理好,把袋子扎紧。

    “不知道,管他的,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白时耸了耸肩。

    楚君竹:怎么可能不重要!那可是我的诊费!

    其实白时内心还是有些焦躁的,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而且还是一件关乎生命存亡的事,但是她想不起来。

    这段时间就算她在怎么想也没有想起来一点。

    白时看向旁边的两个小姐妹,刚刚心里的焦躁瞬间就没了。

    管它什么事情,反正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还是小姐妹最可爱!嘻嘻,喜欢!

    “别想那么多,你想好你身体好后怎么办吗?”楚君竹坐下,问着白时,态度并不激烈,反而十分柔和。

    白时摇摇头,低垂着头,像是在之后的生活忧心,看起来可怜极了。

    她的确没有想好。她没有记忆,不能说话,甚至对这里不了解,她自然不清楚下一步该怎么做。

    “那你就先在这里住着吧。”等好了就该给我交药钱了。楚君竹宽慰着白时。

    白时之前那垂头伤感的样子瞬间消失,露出没心没肺的笑容。

    楚君竹:自己是不是被坑了?

    吃饭的时候白时才知道楚君竹他们去地里干活了,并且告诉白时,可能晚上会回来的晚一点,让她早点进屋。

    只是让白时疑惑的是,楚君竹作为医师为何不去医馆工作或者在家看诊,反而去做农活,还把自家过的这么清贫。在她看来楚君竹的医术并不差,性子温和,只是谋一份差事应该不难的。

    在白时能够下地走路后,她便负责煮饭洗衣打扫卫生这么琐事,其中还包括给楚家两姐妹扎辫子,缝补衣服。

    生生让白时开发出了各种不同的技能,甚至个别技能都get到满级,比如缝补衣服从最初的不会穿线到现在可以缝补的让人完全看不出痕迹;在比如给楚家姐妹扎头发从最初的手忙脚乱到现在可以编各种花样;还比如打扫卫生这个技能一直都是满级,屋子里总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看的楚君竹暗自惊叹,心理总算好受一点。

    而这也让白时更加的活跃,同时有点苦恼,每天都过着“我怎么这么优秀?”“啊!我这也太优秀了吧!”“还有谁像我这么优秀!”的喜滋滋又烦恼的日子。

    最后叹气,哎,怪我太优秀!

    哎,无敌果然是寂寞。

    这一度让楚君竹以为自己家里住进了一个太阳,每天都闪闪发光,不断的展示自己。炫耀自己。

    医者仁心,深呼吸,不能爆粗口。

    但是还是好气哦!

    之后楚君竹将药草带到县城里去换钱,给家里添置了一些东西,一些头绳和一个镜子。白时接过镜子的时候对楚君竹笑着表示感谢,正好看到镜子里自己的笑。

    真好看!

    自己就是这么好看!

    真是惭愧……才怪!

    于是白时苦恼从“我怎么这么优秀!”瞬间变成了“我怎么这么好看!”,并且天天为此苦恼着。

    白时美滋滋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对着镜子笑嘻嘻的做了几个鬼脸,显然是十分欣赏自己的盛世美颜的,十分的得意。

    楚君竹看到这一幕,心里一塞,自己是不是不该买镜子的?

    楚君竹面无表情的想着,嬉皮笑脸,自恋自得,真是……岂有此理!

    医者仁心,深呼吸,不能爆粗口!

    依旧好气!

    而自从楚君竹买会镜子后,白时就跟打开了另一个开关一样,不时欣赏下自己的颜,然后以一副惋惜的样子叹气,不知道在忧心什么。

    一次楚君竹走近,无意间听到白时在说,“哎,自己怎么长这么好看,真是让人烦恼。”

    楚君竹:呵呵!

    楚家两姐妹在楚君竹经过数十次解释,表示白时不是妖怪,不会吃人后,两人开始亲近这个漂亮的大姐姐。

    她们觉得这个姐姐不仅长得漂亮,还会给她们扎辫子、补衣服,还会打扮她们,让她们美美的,一定是个好人!

    现在的楚家两姐妹已经从最初的不修边幅变的干干净净,真正的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因为白时的缘故,两姐妹也被收拾的漂漂亮亮的,就是头上扎的花样都是一天变一个,让周围的孩子羡慕极了。而她们更羡慕的是,楚家姐妹有白时这样一个会给人打扮的大姐姐。

    而且她们发现这个评漂亮姐姐不仅长得好看,笑起来更好看,让你总是忍不住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并且大姐姐却总会给人十分包容的感觉,呆在她的身边总会觉得十分的平和,像是什么都不怕了。

    有一次楚秋雪听了村里婶婶们的话,以为给妖精泼鸡血会有用,于是去向她们要了一点鸡血,趁着白时不注意的时候泼上去,把白时的衣服弄的十分污浊脏乱,最后证明白时不是什么妖精。

    楚秋雪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她怕这个大姐姐会打自己,毕竟自己将她的衣服弄脏了,而且还是预兆不太好的鸡血,将她弄得十分的狼狈。楚秋雪可是知道这个大姐姐很爱干净,很爱美,最爱的就是她自己的那张脸。

    但是白时并没有发怒,甚至没有一点要抱怨的意思,反而笑的十分的温和,低下头看着楚秋雪,眼里全是包容,态度平和的问道,“是不是姐姐哪里惹得小秋雪不开心了?”

    白时笑眯眯的,半蹲着摸了摸楚秋雪的头发,眼神十分的温和,像是在说“你要是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我会帮你的。”

    韩秋雪不知道为什么在白时充满纵容的语气中感到羞意,鼻子有些酸酸的,不知道为什么想哭。

    明明自己没有感到委屈,但是看着白时的眼神,却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有受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

    白时态度依旧温和,轻轻拍着楚秋雪的背,无声的述说着自己的存在,安静又让人安心。

    之后三人感情瞬速升温,特别是楚秋雪,她对白时总会露出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依恋。

    这天,她有些憋不住了,终于问出在自己心里藏了很久的问题。

    “姐姐,你真的是烟花之地的吗?”楚秋雪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白时,眼里全是好奇。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扎着两个小辫子,脸也白白净净的,一笑起来就露出两个酒窝,看起来十分的讨喜。

    “什么是烟花之地?是放烟花的地方吗?”白时有些好奇。

    最开始楚秋兰有些紧张,她就差捂住自己妹妹的嘴了,害怕白时生气,但是没有想到白时会这样问。然后想到,白时失忆了,自然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姐姐跟我说,你受伤时穿的那衣服只有烟花之地的女子才穿的,寻常女子是不会穿的。”楚秋雪将之前自己姐姐给她说的话说了出来,眼里全是疑惑。

    白时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楚秋兰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白时生气,但是幸好白时什么都不记得了。

    只是……

    楚秋兰心里有些不安。

    白时受伤时穿的衣服的确是烟花之地特有的,但是她还有一个猜测没有说出来,那便是……而且很有可能是选花魁当晚的衣服,而白时则更有可能是花魁。

    楚秋兰之所以知道这个,是因为她曾被卖到那个地方去过。

    楚秋兰看着两个人,没有说话,将心中的不安隐去。

    这边的白时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和楚家相处的越发和谐,而另一边也正上演着失忆的戏码。

    元田村,何家。

    何青青原本是21世纪的医学生,结果在去医院的路上出了车祸,等一醒来就到了这个地方——这个在史书中不能查阅到的地方。

    不过让何青青感到庆幸的是,这具身体的爷爷是村里唯一的医师,懂一些医术。所以,何青青就不用担心自己会医术这件事被怀疑了。而且何青青是和爷爷相依为命,这自然更是降低了穿帮的可能性。

    而就在何青青来这个世界的第三天,她背着背篓去采药,遇到了一个昏倒在地的男人。

    男人衣着华丽,一袭蓝袍,腰间环有一个黑金色的腰带,旁边配着一块色泽光滑的白玉,脚下一双黑色的靴子。玉雕般的五官,棱角分明,面容精致,鼻子高挺,眼睛紧闭,黑发散乱,脸色苍白泛青,嘴唇紧抿着,没有血色。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0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