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把下面看湿的污 - 小学男生暗恋小学女生
    可惜隔得远,白时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脚步声靠近,门被推开了。

    白时见到救自己的人。

    是个瘦弱的男子,身材清瘦,肤色偏白,眉眼温和,依旧穿着麻布衣服,气质内敛,背有些坨,有些颓色,一手抱着一个女孩。

    白时注意到之前喂自己喝粥的女孩正皱着眉,抿着唇,小脸皱在一起,像是有什么忧心的事。像是感到白时的视线,朝着白时看过来,白时对着女孩温和的笑了笑,女孩马上将脸埋在男子的肩膀上。

    又害羞了,真可爱。

    男子看见床上面色苍白的女孩,长相精致,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样的娇翠欲滴,眼睛很大,看向你的时候十分平和,但是只要一眯起来,狭长的眉眼就会显出一抹妖异,为本就精致的脸蛋增加一抹艳色。此时笑起来更是显出一抹糜色。

    “你听秋兰说你下午就醒了,恢复的很快。”男子皱眉,将女儿们放在地上。

    他想起了将女孩带回来时,她身上穿的衣服,那不是好人家的姑娘穿的。

    白时抬头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然后对着男子笑了笑,做了一个表示感谢的动作。

    男子看见白时的笑,心下一梗,突然不知道说啥了。两个女孩都跑到自己父亲的身后,一人抓住一边衣摆,小心翼翼的将头探出来。

    白时看着两个小萝卜,心下欢喜,真可爱,一定害羞了。

    男子看着女孩嬉皮笑脸的样子,压下心里的疑问,对着白时介绍自己。

    经过男子的介绍,白时知道眼前的男子叫楚君竹,是两个女孩的父亲,同时也是一名医师,正是他将白时带了回来。

    白时也得知自己昏迷了有8天,并且楚君竹感叹她恢复的很快,最初还以为救不回来,却没有想到居然挺了过来。

    楚君竹没有说的是,当初他看到白时的时候,以为白时已经死了,因为他探不到她的脉搏。但是就在他要起身的时候,白时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自己居然不能挥开。

    本来准备离开的他最终选择将她带回去医治。他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甚至连坑都选好了,就在森林边缘处,不容易被人发现,也不会让自己瘫上麻烦。只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活了过来,而且恢复的很好。

    这样的求生意识让楚君竹震惊。他第一次见到求生欲这么强的人,还是一个不管怎么看都柔弱无比的女孩。

    楚君竹有些复杂的看向床上的女孩。

    女孩依旧嬉皮笑脸,像是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糟糕的身体情况,带着一点吊儿郎当。

    楚君竹:……

    感受到自己女儿的害怕,楚君竹有点心塞,他该如何告诉自己两个女儿,这个大姐姐不是妖怪,也不会喝血,更不会吃人,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

    楚君竹十分的心累,自己的女儿已经认定这个女孩是一个吸人精血的妖精了。

    白时想到自己还不能说话的情况,有些忧伤,给楚君竹比划了下写字的动作。

    楚君竹明白了女孩的意思,找出了纸和笔。只见女孩在纸上写了两个字:白时。

    “还有呢?”楚君竹问道。

    白时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摇了摇头,楚君竹一梗,更加心塞了。

    “比如你的家人,家住在哪里?”楚君竹引导白时说下去,但是却只得到了白时的摇头。

    “是没有家人,还是……不记得了?”不管是哪个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

    白时在纸上写下,不记得了。

    楚君竹的笑容有点僵硬,咬咬后牙槽,这还真是……真是太好了呢!

    个屁!

    一直以为人醒后能够得到报酬的楚君竹:……

    现在看来,不仅不能得到报酬,人还不会离开,会依旧住下去。

    这还真是很惊喜呢!

    楚君竹表示自己没有一点不开心的呢。

    “那你好好养伤,晚饭等下给你端进来。”楚君竹笑的温和,带着两个女儿出去了。

    白时也对着楚君竹笑了笑,让楚君竹的脸一僵。

    他现在一点都不想看见她!自己不会真的救了一个麻烦回来吧!

    如果是这样,该怎么甩掉这个麻烦呢?

    楚君竹摸了摸下巴,神色思索。

    两个女儿不知道自己的爹爹怎么突然心情郁闷了,都乖乖的跟着楚君竹出去了。

    晚上给白时送饭的还是那个女孩,白时得知她的名字叫楚秋兰。白时觉得这个名字和女孩一样可爱,只是女孩似乎十分的害羞,都不看她。

    一直以为白时是妖怪的女孩:……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时间过的很快,大约一周后,白时便可以下地行走了,胳膊上的伤也差不多愈合了,只有脚踝骨折处需要养着。就是之前不能发声的喉咙也好了,而喉咙好了白时就像是脱缰的野马,整个人神采奕奕,家里几乎全是白时的声音。

    “小妹妹,来,笑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就要多笑笑。”

    差点被吓哭的楚秋兰:……

    “真害羞,真可爱,喜欢!”白时看着已经跑远的楚秋兰发出感慨。

    楚秋兰:……

    “小朋友要多吃青菜,对,乖乖吃下,不可以挑食哦。”白时笑眯眯的把自己碗中的,自己讨厌的青菜夹给了楚秋雪。

    楚秋雪捏紧了筷子,不敢发声,小口小口的吃下,满是委屈,却硬是不敢哭出来。

    “真乖,真可爱,喜欢!”

    楚君竹:好气哦,但是不能爆粗。

    ……

    而此时在家呆到自闭,在房屋里的每一个物件就是床下的草席都成为了她的后宫之一,每天强行被她单方面说教之后,白时对它们的新鲜感已经没有了,将目光转向了屋外。

    白时一步一步挪出去,院子里没有人,院子是用篱笆围着,在篱笆外种着一些花草,稀稀落落的。右边角落处有个用竹子搭建的棚子,里面有两只鸡,中间放着一些干草药,背篓放在旁边。

    白时慢慢向篱笆外走去,周围零零散散有几处人家,有一条小路,十分平坦,经常有人走,这是楚家与其他人家交流经常走的路。

    她也不太清楚楚家人都去哪了,因为之前他们会在固定时间给自己送饭,一直让她以为楚家是在家里给病人治病,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空闲时间。

    白时走到院子里的一个板凳上坐下,在和药草谈论了下它们的生长态势,又和两只鸡讨论了它们下蛋的周期,在对背篓发表了一番见解后,最后悠闲的和药草一起晒着太阳,眯起眼睛,像一直惬意的猫,十分的惹人怜爱,还给自己在碗里到了一碗水,十分享受。

    等楚君竹带着两个女儿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白时坐在凳子上睡着了,桌子旁边还放着一碗没动过的水。

    在他走近时,白时瞬间睁开眼睛,神色清明,发现是楚君竹,想到这个人不仅救了自己还给自己吃住,和善的对着楚君竹笑了笑。

    楚君竹:……

    嬉皮笑脸,成何体统!

    楚君竹看着又被白时吓到的女儿们,内心暴躁,有点想骂人。

    “你怎么出来了?”楚君竹喝了一口水压压惊。

    “哎,无聊。”白时眼神发亮的看着进门的两个小女孩,心下激动。

    两个可爱的小萝卜回来了,自己又有可以玩耍的小伙伴了!开心!

    楚君竹看着对着自己女儿眼神发光的白时,又看了看有些害怕的女儿,心下一塞。

    “哎。”白时继续叹气,楚君竹有些好奇,问道,“怎么了?”

    而在听到白时一番回答后,心下更是暴躁。

    “我刚刚和你家的秃毛扫帚谈了谈心,它表示自己想要美美的,它的小伙伴也向我说了这个想法,比如还在晒太阳的背篓。”

    楚君竹看向已经快散架的扫帚,又看了看已经断了一根绳子的背篓,心下一塞。

    神神他么谈心,放屁的美美的!

    楚君竹:医者仁心,深呼吸!

    但是真的好气哦,还想爆粗。

    白时经过几天的相处,知道了两个女孩的名字。

    小一点的叫楚秋雪,5岁,估计是遗传了楚君竹的肤色,偏白,眼睛大大的,带着怯意和天真。大女儿叫楚秋兰,9岁,但是却给人6、7岁的感觉,皮肤偏黑,神色严肃,不苟言笑的样子。

    两个女孩灰头土脸、头发也是乱遭遭的,穿着不合身的衣服,挤在桌子的另一边,默默的喝水。

    白时在心中感慨两个女孩的害羞。

    时刻担心会被吃掉的两个女孩:……

    楚秋雪像是有些好奇,小幅度的抬头偷偷的看白时,握紧了手里的碗。

    原来那些婶婶口中的妖精长这幅模样,真好看。

    楚秋雪看着白时白嫩嫩的脸蛋,咽了咽口水,好像肉包子,好想吃一口。

    白时察觉到楚秋雪的打量,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眉眼间满是诱惑。

    小女孩马上低下头,脸色通红,紧紧抓住手上的碗。

    爹爹!妖精姐姐要吃我!

    楚秋雪为了掩饰,急忙喝水,结果被呛到了,眼睛通红,不断流泪,嘴里也有水流出。白时想要上前去给她拍拍背,结果女孩抖得更厉害了,连忙后退,往后面跑,正好撞上楚君竹。

    楚君竹看着眼睛通红的女儿在看看坐在一旁的白时,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在看看白时眼中的迷茫,一副困惑的样子,像是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异样。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0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