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夫君每天的迷惑行为 > 小东西求我我就上你 - 女生隐秘处图片
    白时是在森林里醒来的。

    大树参天,阳光照射,地上满是斑驳的光点和树枝影子,一条小路清幽,四周无人,偶有几声鸟啼,竟有一番别致的风味,很是适合散步的环境。

    可惜,景色再美也没有驻足欣赏的人。

    白时精致甚至于有些妖异的脸上全是迷茫,脑袋里一片空白,除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什么也不知道,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什么重要的事,但是却是始终也想不起来。

    她下意识的观察了下四周,就是个普通的森林,心下松了一口气,不自觉的露出一个十分平和的笑容,充满着包容的意味。但是并不会让人感觉到怪异,反而觉得她本就该是这样温暖的。

    即使她长着一张漂亮的过分的脸蛋,甚至眉眼流转时充满了妖异。

    白时看了看自身,衣着鲜艳轻薄,身上的衣裳被划开了好几处,露出白皙的皮肤。便是下裳也是十分的短,仅仅达到膝盖处,而现在亦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她穿了褒裤,虽然也被划开了几处,但至少脚上的伤痕是轻伤。

    胳膊处全是伤痕,特别是左胳膊,有一道十分深刻,伤口从大胳膊到手拐处,大约有7、8厘米。皮肉外翻,血往下流,手臂被染红,小臂上全是干涸血液留下的痕迹,伤口处砂砾、灰尘、树叶等和血沾在一起,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嘶。”白时动了动自己的左腿,脚踝处肿大,完全用不上力,将身体往前移,费力的摸了摸脚踝,骨折了。

    白时往观察四周,想要寻找树枝,将脚踝处固定一下。她看见前面不远处是一个高坡,高坡下一个低矮的灌丛上有一件白色的衣服外衫。白时猜测这是原本身上穿的,只是在从高坡上摔下来后被树枝截住了。如果不是自己撞到了背后的大树,可能就会撞到前面不远处的大石头,到时候是否活着都很难说。

    白时右手用力,支撑着身体,慢慢站起来,将重心放在右脚上,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动。终于到了小灌丛,将树枝用来固定脚踝,用牙齿和右手将外衫咬成两半,幸好这个外衫和身上穿的衣服一样,十分的轻薄,不用太费力便撕成了两半。

    一半用来绑住脚踝,一半用来把左胳膊包上。

    等做完这些,白时已经满头大汗,累的不行。不仅是因为受伤严重,失血过多的原因,还有身体饥饿的原因。

    白时猜测,自己这具身体估计有两天没有进食了,她感觉体内的生机在变弱,头昏眼花,眼前有些发黑。

    后知后觉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湿淋淋的,十分粘稠,白时看向右手掌,全是血。

    这本应该是一具生机断尽的身体。

    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白时感到一阵寒冷,看向地上太阳射下来的影子。

    太阳要下山了,自己必须在太阳落山之前走出森林。

    黄昏的森林不仅十分寒冷,还会有一些隐藏在黑暗中的危险。

    白时柱着一个树枝,一瘸一拐的往森林外走去。

    太阳落山速度很快,森林没了太阳照射时的温度,寒风阵阵。

    100米,500米,1000米……

    眼前越来越黑,眼皮越来越沉,身体越来越冷,正在慢慢的往下倒,全靠树枝撑着。白时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全是树,到处都是树,大片大片绿色进入眼睛,不断的看向周围景色。天旋地转,大脑空白,血液流失,身体变冷,画面变黑。

    白时想要伸手擦擦眼睛,却直接软在地上,没了意识。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像是听到说话声,想要凝神继续听下去,感觉大脑一阵刺痛,又陷入了昏迷。

    “抓住,不能让她跑掉!”

    “用这个,打她,妈的!不知死活!”

    “直接弄死!”

    ……

    好痛,好累,好饿,这是哪?我看不清,怎么到处都是黑的?我来自哪?我要去哪?

    “哟,你还以为你是……”

    “这样人就该狠狠的打,给我揍!”

    ……

    迷糊间好像看到一个女人和几个男人狰狞着向自己走来。

    不,不是!不是这,这不是我开始的地方!

    在哪?究竟在哪?

    不断的画面碎片涌来,发出一道强烈的白光。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大小姐,大小姐,该醒醒啦!”

    找到了,找到了。

    只是白时怎么都看不清那是哪里,看不清那里究竟是什么,突然画面一扭曲,白时隐约看到有一只手伸向自己,还没来得及看清就陷入了昏迷。

    白时不知道自己多久恢复了意识,她能够感到外界有人在给自己喂药,为自己治疗,但是脑袋昏沉,怎么也不能睁开眼睛,直到有陷入昏迷。

    这个反反复复的过程,白时不知道自己经历了多久。她像是在梦里寻找着什么,却是什么都没有找到,脑海依旧一片空白。

    她听到了说话声。

    “姐姐,屋里姐姐的衣服可真好看。”

    “这得扔了,烟花之地的东西。”

    “什么是烟花之地?”

    “你可莫要到处乱说,我等下烧掉,要是给别人知道,还不知道怎么戳我们的脊梁骨呢!”

    “哦。”

    ……

    白时有些疑惑,什么是烟花之地?

    但是脑海里只是一片空白,什么也记不起来,反而想的头疼。

    白时默默的观察了自己住的地方,屋子不大,堆放了许多杂物,摆放随意,带着灰尘,感觉十分杂乱,应该是临时收拾出来的一间屋子。

    除了堆放杂物的角落,其他地方还算干净。但是这也遮掩不住灰败的气息,就算屋子不大,依旧给人空当的感觉。家徒四壁。

    贫苦、穷困、狭窄、颓败。

    家具十分简陋,一个木制的小桌子和板凳,上面放着一些药材,旁边是一个小盆和碗,估计是用过的药材的残渣。空气中带着药的味道,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是被人救了,白时心下充满感激。

    仔细嗅了嗅空气中的药味,炙地鳖虫,自然铜、骨碎补各,当归、川芎,续断,红花、赤芍各,甘草……这是接断骨的药材。能看出救治自己的人十分的用心。

    可能是正是药材好的原因,白时感觉自己除了头疼,身体无力外,其他地方都恢复的很好。动了动左脚,想要撑着坐起来,只是因为身体无力,浑身酸软,没有成功,白时将身上的被子移开,向上一点一点的挪着,终于有小点进步,最后终于白时的在坚持不懈下,即将坐起来。

    就在这时,门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女孩,穿着麻布衣服,上面打着补丁,直接拖在地上,宽宽肥肥,和小女孩身材十分不搭,像是把自己笼罩在麻布一样,脚上穿着草鞋,能看见女孩细小的脚指头,正下意识的蜷缩着。

    小女孩十分瘦小,面黄肌瘦,头发稀黄,十分杂乱,简单的扎成两个小辫子,放在胸前。唯一引人注意便是女孩大大的、发亮的眼睛,炯炯有神。

    女孩进来的时候没有料到白时会醒过来,两人视线相对,她有些局促的站在门口,一时间场面有些静默。

    白时想要说话,这才发现自己喉咙干涩,根本发不出声音。

    “你、你先躺下。”女孩看着半坐着的白时,走上前将白时扶来躺下。

    白时毫无反抗的躺平了。

    我不想躺下,我想做起来。

    白时眼神充满期翼的看着女孩,用那双水光艳艳的眼睛表达着自己的意愿,希望女孩能看懂自己的眼神。

    女孩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陌生姐姐这样看着自己。

    白时也跟着女孩眨了眨眼睛。

    把我扶起来吧。

    女孩迷茫的又眨了眨眼睛,将白时扶着躺下,连被子都盖好了。

    我不想躺下!!!

    她没有料到这女孩力气这么大,自己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女孩在给白时捏好了被子,下意识的靠着桌子站着。

    “姐姐,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女孩问道,声音细小。

    本来没有什么饥饿感的白时在女孩问了之后才反应过来,对女孩笑的十分的温和,眼神不自觉的带着包容,眉眼处流转诱人的风情。

    看着床上大姐姐的笑容,女孩匆忙的往门外跑了,背影像是有点惊慌。

    白时:???

    这个小妹妹真害羞,还挺可爱的。

    实际上被吓到的女孩:爹爹,救命!我遇到了妖精!

    女孩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拿了一碗粥进来,喂白时吃完后便带着碗走了,步伐十分快,带着迫不及待。

    白时:小妹妹又害羞了,喜欢。

    实际上再次被吓到的女孩:不要和妖精独处!

    在这之后女孩便没有进来过了,白时猜测是有事要忙,默默的又将被子移开,势必不要躺着。这次没有什么意外,又了上次的经验,白时很快便做了起来,有些无聊的看着窗外。

    天要黑了,估计晚上就可以看到救自己的人了。

    白时猜测这家人应该是医师,她注意到桌子上的药材的根部有着没有洗尽的泥土,不是去医馆买的药。

    而之前自己醒来时听到的是两个女孩子的声音,是一对姐妹。不知道刚刚那个女孩是姐姐还是妹妹。

    应该是妹妹,毕竟那么可爱害羞。

    果然如白时所料,没一会门外就传来了动静。
  

  

http://www.tuofa.org/130_130137/367490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