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精品小说 > 其他小说 > 荣耀与我都给你 > 两根粗壮进入她的紧致! - 不想干活的理由
    说时迟,那时快,牧北一个闪现背人。

    Summer迅速跟上伤害。

    [公孙离击败蒙犽]HG目前的配置还差一个掌控节奏的打野。

    就算牧北已经开始练打野了,一旦在赛场上与顶级打野相遇,自然节奏全无,任凭敌方的掌控。

    而自家的青训生经验不足,难担大任。

    与Nine的情况一样,Best有权挑选俱乐部。

    虽说来HG的希望很渺茫,但至少还有机会。

    “Best,你打算选哪个俱乐部呢?”

    主持人将话筒递给舞台中间的Best。

    Best握着话筒,向台下看去。

    喻温文抬眸,与他的目光交汇。

    无端的疏远油然而生,染上淡淡的冷漠。

    她的心瞬间凉了半截,对方明显看不上HG。

    “苏妈,走吧!”

    喻温文收起了桌上的资料,叹了口气。

    从满心欢喜到失落退场,不仅是电竞选手要经历,也是他们这类后勤工作人员的磨砺。

    *

    MTG电子竞技俱乐部:

    很高兴的跟大家宣布:本届KPL选秀大会,MTG选中原@BMG王者荣耀青训选手陈宇飞(ID:Best),成为MTG战队的一员,征战即将到来的2020KPL秋季赛。

    评论区——

    君子好逑:“Best”的名号已经听厌了,见到本人还是挺激动的,毕竟是各大俱乐部竞争的头名,我也没有绝对的自信将你带到MTG。出人意料的,你婉拒了HG、WG和BMG的橄榄枝,毅然决然地披上了MTG的战袍,为MTG的荣耀而战。

    这一届选秀大会的状元是BMG二队的打野Best,节奏型和蓝领型可根据阵容切换,能Carry全队,也能工具人。

    榜眼则是由WG.Y的中单Nine夺下,法刺中单可媲美现役中单选手,工具人中单同样能在对线给到对手压力,团战给到关键的控制。

    这两位选手是这场选秀大会的金饽饽。

    喻温文合上资料,纸上的东西还得眼见。

    车子在目的地停下,苏明和她一同走进会场,前排的位子是为各俱乐部负责人准备的,后排则是各个电竞自媒体。

    喻温文自顾自地找到自个的位子。

    苏明在她的旁边,托腮看着资料。

    “HG怎么派了个小姑娘来?”

    男人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喻温文抬头,唇角带着得体的微笑。

    “呀!这不是MTG的昊经理吗?”苏明抢先一步出声,客套似的寒暄着,“怎么?你看中了哪根好苗子?亲自出马。”

    昊恺扶了扶金色眼眶,带着得意的口吻,“除了状元,还能有谁?”

    继而,他话锋一转,满脸的鄙夷,趾高气扬般嘲讽道:“你们这种穷队跑来凑什么热闹?”

    穷你个大头鬼!

    老子我背靠OFY跨国集团,有的是钱。

    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没钱了!

    喻温文愤愤不平,当即被苏明的眼神警告。

    “昊经理,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苏明皮笑肉不笑,语气轻松,语调愉快,“我们也没啥事,就是来凑个数,抬抬价而已。”

    “人呢?就是要有点自知之明。”

    昊恺得意地拍了拍苏明的肩膀,双手放后,哼着小曲儿去自己的位子。

    在一旁的喻温文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

    小人得志的嘴脸,见怪不怪。

    更何况,这个人还厚着脸皮要挖牧北。

    主持人的语气激动不已。

    喻温文举起牌子,掷地有声,“50万。”

    “50万。”昊恺举着牌子追价。

    “HG和MTG都加到了顶薪50万,接下来的选择权交给Nine。”主持人将话筒递给了Nine,期待地问道,“你要选择哪个俱乐部?”

    喻温文看着台上的Nine,不由得紧张。

    她闭上眼,不停地祈祷。

    “我想选……”Nine顿了一下,面露难色,“WG。我想留在WG。”

    “果然。”

    喻温文叹了口气,心里有些难受。

    队员们一一坐到电竞椅上,戴上耳机。

    裁判依次确定情况,让他们签署赛场协议。

    林深夏握着双手,大腿抖动着。

    镜头转到他这边,他腼腆地笑了一下。

    “早上九点基地集合,下午三点去场馆,五点比赛正式开始,BO5英雄可以重复选用,赢了捧杯,输了买票回家。”

    希黎吃着早餐,面色轻松。

    一路走过来,各种打法和套路都见识过,他为了日后的青训练好了一手射手,加上麦子过来指导后,他们队里的打野提升了不少。

    虽然打野技术上没多少提高,但是意识和控资源能力有所提高,至少在劣势局能跟上他们的节奏。

    “你买好票了吗?”

    要是去打职业,应该要办理休学。

    “对了,你大学怎么办?休学吗?”

    希黎看了他一眼,“我准备退学。”

    “退学!你傻了吧!”林深夏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眼睛,能考上镇州的名牌大学绝非等闲之辈,劝道,“没必要吧!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不需要。”希黎眼神坚

    “有。”

    希黎的声音重重地落下。

    他渴望赛场,渴望被认可。

    “你无法理解吧!”

    希黎笑了一下,面色轻松。

    “或许能理解。”林深夏跟着笑了,跟随自己的热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们也许有

    “吃你的早餐。”

    希黎白了他一眼。

    大清早的吵死了,叽叽歪歪的。

    “哼!”

    麦子冷哼一声,低头安分地吃早餐。

    真的是就会怼他,好歹他也是职业选手!

    上午九点,周戈越将WG.Y的比赛数据提前收集分析,并将自家战队的数据分析,提醒了几个点,确定总决赛所用的几套体系。

    PPT上放映着WG.Y各个位置队员的数据。

    “学长,我看他们最近用的最多的是公孙离大乔体系,我们要放给他们吗?”

    周戈越换了张PPT,指着上面的数据,“他们这套体系胜率很低,不到40%,拿出来的可能性不大。”

    “

    “遵命!”

    希黎和林深夏刚说完,双方BP开始了。

    WG.Y一上来就把希黎的沈梦溪给禁了。

    林深夏笑着问道:“没猫了,要不玩火舞?实在不行姜子牙和张良都可以,要不要?”

    ……

    “孙尚香。”周戈越泰然自若,接着说道,“太乙真人,你们和他们对着发育。”

    周戈越坚定不移,“张良

    她侧耳倾听着他的心跳。

    林深夏的眼里全是她,手心抚摸着她的头,轻声应道:“嗯。”

    月色朦胧,熙熙攘攘的街道。

    “我要回家了。”

    林深夏戴着无线耳机,认真地打着训练赛,紧锁的眉头未曾松开,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

    他的脖颈有些酸痛,脑海里的思路丝毫不乱,指尖的速度也越发快速起来。

    这一局,他们拿到了公孙离大乔体系。

    他的公孙离在前期拿到了巨大的优势,但在中期的几波团战中,他们的配合没有HG

    姜子牙这个英雄在职业赛场很热门,但在排位和巅峰赛比较少见。

    林深夏操纵着姜子牙稳健地跟张良对线。

    突然,敌方打野不知从哪冒出来。

    这波设计真是出人意料。

    看来这局游戏他得格外小心才行。

    毕竟,蹲了他一次,就会蹲第二次。

    即使你看到了我的大招轨迹,你也不知道我大闪要往哪个方向释放,与鲁班大师配合能打出相似的效果。

    六分钟,发育路爆发团战。

    希黎的虞姬留了一手二技能,没被对方打野切到,却

    “咳咳咳……”

    喻温文突然被呛到,捂着胸口干咳。

    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会被他撩到吗?

    沉迷于玩手机而无察觉的林深夏,就这样傻乎乎地跟着麦子走了。

    喻温文站在原地,看着他俩手挽着手,亲密离开的背影,只觉得自己很多余,甚至有种冷冷的狗粮扔到她脸上的错觉。

    “姐。”张信源戳了下她的胳膊,屁颠屁颠地跟上去,“别发呆了,地铁快进站了。”

    喻温文这才掐了把胳膊,是痛的,不是梦。

    猛然顿悟,麦子这是要抢她男朋友的节奏!

    “你接着说。”

    喻温文背靠在合金门上。

    林深夏站在她的面前,将她禁锢在怀里。

    “等一下。”他按亮手机屏幕,放到两人都可以看到的地方,单手操作着,“你看这条路,我们从这边进去就可以……

    “好啊!”林深夏露出两个小酒窝,反握住她的手,和她一起上地铁,“我刚研究了一下

    “等一下。”他按亮手机屏幕,放到两人都可以看到的地方,单手操作着

    少女的指尖突然定在了空中。

    “姐,我带了你最喜欢的玉米排骨汤。”

    说着,他将保温杯打开,香气四溢。

    少女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人。

    “你是谁?”她问。

    “我是你弟弟温朗,你是我姐姐温文,这里是我们家的医院。”

    “好了,快点吃吧,真的很好吃!”

    她刚刚吃的是橙子味的,想尝尝草莓味的。

    喻温文安安分分地呆在他的怀里,出声安慰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被虐了下次再打回来。”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明天还要接着被虐,之后的几天也是未知数。”

    他好像能明白HG俱乐部是“青训坟墓”的含义的,被各种花式虐

    喻温文和林深夏手牵手着。

    她另一只手上拿着奶香奶香的冰淇淋。

    “姐,你快点!”

    “不急不急。”喻温文涂上厚厚的防晒霜,戴上袖套,拿上太阳伞,扬起手上的防晒霜,“外面太阳很晒,你要涂一点吗?”

    他指着正和林深夏站在一块,共同低头看手机的麦子,不确定地询问道:“姐,那是麦子吗?”

    MTG的麦子可是KPL的新秀!

    出道第一年带着MTG打入秋季赛季后赛,冬冠惜败给了有Hope的HG,来年春季赛打入四强,可惜世冠未出线,和HG手拉手回家。

    当年他的裴擒虎是传奇,团灭发动机。

    只要拿到野核,就没有输的局。

    比起牧北的新任院长,他也算半个副院长。

    “嗯。”

    喻温文不以为然地应道,悄悄走过去,很是好奇,他俩在看什么。

    喻温文拍掉他的手,将他挤开。

    麦子理直气壮地怼回去,“胆小鬼!”

    “夏哥,咱们去玩,不要带上这个胆小鬼!”麦子说这话的功夫,自来熟地挽上了林深夏的胳膊,拉着他往进站口走,“走!别搭理她!”

    沉迷于玩手机而无察觉的林深夏,就这样傻乎乎地跟着麦子走了。

    喻温文站在原地,看着他俩手挽着手,亲密离开的背影,只觉得自己很多余,甚至有种冷冷的狗粮扔到她脸上的错觉。

    “姐。”张信源戳了下她的胳膊,屁颠屁颠地跟上去,“别发呆了,地铁快进站了。”

    喻温文这才掐了把胳膊,是痛的,不是梦。

    猛然顿悟,麦子这是要抢她男朋友的节奏!

    竟敢抢她的人,麦子你死定了!

    喻温文三步并两步追上去,凭借蛮力将他俩分开,还把麦子挤得远远的,自个偷偷地拉着林深夏的手。

    “夏宝,我们一起看吧!”

    她拉下他的胳膊,探过脑袋去看他的手机。

    “好啊!”林深夏露出两个小酒窝,反握住她的手,和她一起上地铁,“我刚研究了一下游乐园的地图……”

    橙子和奶油的味道相互融合,冰冰甜甜的,入口即化,细腻可口。

    麦子整个人趴在沙发上,双腿抬起来,手机放在沙发上,手指头翘起来,好不惬意。

    林深夏戴着无线耳机,认真地打着训练赛,紧锁的眉头未曾松开,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

    他的脖颈有些酸痛,脑海里的思路丝毫不乱,指尖的速度也越发快速起来。

    这一局,他们拿到了公孙离大乔体系。

    他的公孙离在前期拿到了巨大的优势,但在中期的几波团战中,他们的配合没有HG好,没打赢,将优势变成了大劣势。

    林深夏他们复活后,疲于应付炮车兵。

    林深夏想要反驳争取属于自己的位置,但转念一想,练好练精中单位也不错,以后上分又快了。

    再说了,希黎还要报名HG的青训,边路位置不给他打打积累点经验,怎么在高手如云的青训营杀出一条血路呢?

    “轮到我方挑选英雄。”

    在四楼的希黎锁下了虞姬。

    林深夏看对面拿了张良,掏出一手姜子牙。

    姜子牙这个英雄在职业赛场很热门,但在排位和巅峰赛比较少见。

    林深夏操纵着姜子牙稳健地跟张良对线。

    突然,敌方打野不知从哪冒出来。


  

  

http://www.tuofa.org/100_100612/388206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ofa.org
七猫精品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ofa.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